人生的减法


为什么?人生要做减法?

因为以前的想法太多了,结果一事无成,奔五的人,回想往事,心中凄凉,一定要做减法,聚焦,把自己熟悉的事情做到极致,我想,这样的话,此生应该有所小成。

然而,说来容易做来难。首先,要减的是自己的书桌。书桌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各种文具、各种笔记本、各种书籍、笔记本电脑,网线电源线,鼠标线,显示器信号线(我嫌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器太小,而且还是镜面的反光,就另外接了一个22寸的LCD显示器)等等等等,堆了满满一桌。要想把书堆好,那么是不是应该买一个书柜呢!对,应该买一个书柜。

于是就上网查找,量尺寸,要看看房间里是否可以放得下?长宽高是否合适?看完天猫看京东。最后相中一个松木的书柜,价格是300多块钱,高1米8,有五格,每格要是能放20本书,那不就可以摆放100本书了吗?价格也不算贵。

但是数数自己的书,300本都有,一个书柜根本无济于事。要不买两个?算了,就一个吧,多余的书往书柜的顶上堆。

犹豫半天,又想到自己是在干什么?对了,在做减法,对自己的生活做减法。既然是做减法,为什么又买多一件东西呢?

再来看房间里堆着那些书,有金融的、有企业管理的、有电子电路的、有纯英文的文学小说、有十几本厚厚的字典、有几十本计算机书、有过时的计算机书,也有现在还可以使用的、关于传播的书、有关于文学创作的……仅仅是一本电纸书里,也保存了不下300本。从图书馆借来的就有25本。当然在另外一个房间里,还塞了满满两书柜。在老家的书柜里,还有一堆堆的书,都是我买的……

其中一本《唐宋词赏鉴》是我于1989年在光山县城买的,定价8元,是多少年我买的最贵的一本书。当然后来单本100多元的大书如《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等也不在少数。有相当一部分书,我根本就没怎么看过……

总而言之,我要做的,就是要把我现在用不着的书扔掉。以后要用呢?用的时候再说吧!我浪费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为这个简单的决定纠结。

不,这个决定并不简单。时时能保持这种警惕性就好了。

  标签: 2015 

本文收录在文集:《装模作样随想录》中,其中收录了20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