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写作


Writing Degree Zero

零度写作,来源于法国文学理论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1953年发表的一篇文章《写作的零度》。现在零度写作方式多指作者在文章中不掺杂任何个人的想法,完全是机械地陈述。零度写作并不是缺乏感情,更不是不要感情;相反,是将澎湃饱满的感情降至冰点,让理性之花升华,写作者从而得以客观、冷静、从容地抒写。

零度写作是一种以“零度”的感情投入到写作行为当中去的状态。零度写作并不是缺乏感情,更不是不要感情;相反,是将澎湃饱满的感情降至冰点,让理性之花升华,写作者从而得以客观、冷静、从容地抒写。一个写作者,最怕的就是让泛滥的感情淹没了他的心灵,淹没了他的视野,淹没了他的笔端。感情成灾,如脱缰之野马,如决堤之洪水,作品成了主体某一状态下情绪失控的图解和诠释。这样的作品示人,人莫不笑之。

一个人的感情,无不出于爱憎。憎必伤人,也自伤;爱太切太过,对人也莫不有害,且易折。零度写作,就是以第三者的立场冷眼旁观爱憎两种,冷眼旁观万千世界种种,而后能不偏不倚,不躁不急,心平气和,以臻写作化境。 在零度写作者的眼里笔下,无论爱憎美丑,都成一审美客观对象,写作者与他寄托或生发感情的对象之间的关系犹如高超的匠人之于金银胚胎。零度写作将炽热的感情凝淀下来,看似冷静淡漠,实是将爱升华到了大爱,感情通过文字表达得更深沉、细腻、热烈、作品被赋予生命得以流传。

本文收录在文集:《文学词典》中,其中收录了16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