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紫水塔


 

排解乡愁的方法之一,就是回家乡看一看,回到那个让你魂牵梦绕的地方去走一趟,恐怕比到世界上最美的景点游玩更让人愉悦。一位在山东济南工作的胡姓朋友,受父亲委托到江苏北部某个小村去看一看。他去了,一个陌生的村子,一个人也不认识,拍了几张照片回来,发给他父亲。他的父亲就出生在那个小村庄里,幼年便随父母辗转异地他乡,六十多年没有回去。尽管这样,那个小村子还是让他父亲牵挂不已。

我很幸运,早就知道这个“秘方”。故乡,我回来了!

2016年9月26日12点35分,我们从光山东收费站下高速,13点钟左右赶到司马光东路的好时光商务宾馆。司马光东、西两条路,因北宋官至宰相的政治家、文学家司马光而名。司马光名字中的“光”,就是取自光山县的光字。司马光的父亲司马池曾在光山县任县令,便将在1019年光山任上出生的儿子取名为司马光。司马街,往东直通光山东收费站,可上大广高速。

酒店是高中同学周伟帮助预订的。他早早地站在酒店外面的马路边等着我们,坚持要为我们付房费。实际上,我们在光山县城里的四天都是他付的款。下午四点左右,堂弟瑞国赶到酒店,要带我们去参观。在回家之前,我开列出一张“愿望清单”,在光山县城里,我想要看一看紫水塔、茶具博物馆、邓颖超祖居、司马府和黄君春秋墓。让我吃惊的是,除黄君春秋墓在宝相寺之外,其余四个景点都在司马光东路一线,而且还离得很近,全部走一遍,也不足1.5公里,步行即可。

从好时光商务宾馆走出来,左转前行300多米,右转,就能看到一栋青瓦、白墙、朱红色木柱廊檐的两层宫殿式建筑。这只是光山县的中国茶具博物馆的一部分——唐宋馆。茶具博物馆以2004年建成的光山文物旅游局茶具博物馆为基础,建筑风格以清代县衙、孔庙学宫为原型构建,景观区、明清馆等相当一部分仍在紧张施工中。县旅游局副局长姜峰全程陪同,并为我们请来专业的讲解人员。博物馆空间宽敞,3000多件茶具展品陈列有致,“展品从新石器时期直至文革时期,质地包括瓷、陶、铜、铁、锡、木等,从多角度、全方位反映了作为绿茶之乡的信阳地区五千余年悠久茶文化史。这是全省唯一、紧扣信阳经济主动脉的茶具展示旅游点,也是继杭州茶叶博物馆后全国第二家颇具影响力的茶文化专题馆和第一家茶具专题博物馆”。据介绍,茶具博物馆用地面积约3.9万平方米,分为三大功能区:茶文化景观区、中央景观区、仿古商业文化街区。

上图:博物馆的微缩景观

光山不出产茶具,为何对茶具如此情有独钟?光山不茶具,但数千年来,光山出产好茶!
茶圣陆羽在《茶经》上说,淮南(郡)的茶叶“以光州上,义阳郡、舒州次”。公平地讲,光州并非独指光山县,它包含光山、潢川、固始、商城等县在内。义阳郡就是现在的信阳市区、平桥及南阳新野、桐柏一带。可见,信阳地区自古以来以茶叶,特别是以毛尖茶为代表的绿茶闻名于世,而光山县则处于这区域的核心地带,在毛尖茶的品质、种植、制作各方面优冠全区。在我的记忆里,几乎每个村都一片茶园,家家户户都会采茶、炒茶。上小学的时候,每逢春季,劳动课肯定会安排一次摘茶。我就是喝着茶叶长大的,饮茶,是光山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相应地,我就养成一个坏毛病:只喜欢喝绿茶,偶尔会喝一些与绿茶相近的、稍有发酵的铁观音茶,但对黑茶、砖茶等深度发酵茶兴趣索然。

我在早些时候完成的一本游记《画里画外》中曾经介绍过“茶”的由来。中国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中没有“茶”字,只有专指茶树的“荼”字,以及专指茶叶的“茗”字。可见,古人的概念分得很清楚。“茶”最早出现在何时,目前还没有人给出结论。《康熙字典》中,茶字最早的引用也只是来自唐朝。想必是陆羽的《茶经》之后,茶字大行其道。将“荼”字下面的“禾”字最上面的那一撇摘掉,就是“茶”字,这也算间接的会意字吧?

从茶具博物馆的唐宋馆后门——其实,这里才是正门——出来,迎面就是一座七层砖石古塔,这就是光山人耳熟能详的紫水塔。此塔坐落在紫水河头,始建于明代末年,直到清代康熙三年,即1664年才完工,塔高七层(也有人说原来有13层)。乾隆年间紫水塔毁坏倒塌。光绪年间,政府组织对该塔进行修复。大概是因为时局动荡,修到第六层便停工了。新中国建国后,修复第七层和塔尖。相传,造塔的目的是要镇住一个会引起水患的、居住在河里的紫水龙王,故名紫水塔。

现在塔身的文字都是光绪年间所刻。紫水塔东西向各有一道拱形石门,拱顶一块石匾上以阳文雕刻“紫水塔”三个大字。石匾上下沿分别刻写着两行小字:上款为“同知衔知光山县事王玉山题”,下款刻“光绪丙申孟夏上浣重建”。同知,是知府的副职,五品官。由他兼任七品知县,有点大材小用。光绪丙申孟夏上浣重建,就是说1896年农历四月上旬完成了重建工作。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中国战败赔款。国难当头,1896年后,中央财政肯定吃紧。

上图:河南光山县紫水塔(司马光东路,茶具博物馆)

现在,紫水塔高27米,七层,横截面为正八角形,没有对外开放,只能围观。该塔外观挺拔清秀,石工考究,又因其历史厚载,起因传奇,已经被视为光山县的一个重要地标式建筑物。1990年,我曾经骑着自行车来紫水塔。当时周围一片荒芜,塔下,更是杂草从生,破坏凄凉。如今,紫水塔四周已经高楼林立,一派繁华盛世景象。与乡愁中的印象,大相径庭。

在茶具博物馆的规划中,紫水塔则被放置在中央景观区的中心。紫水塔西侧,一条南北走向的仿古文化街已经初具规模。如果你也是一位游子,回家时,记得一定要到紫水塔看一看。

本文收录在文集:《午后三点的乡愁》中,其中收录了29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1 条评论 

1无名雅友 于

县旅游局副局长姜峰全程陪同?这个,这个很敬业呀!不放过任何一个为光山宣传的机会。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