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两位恩师


 

上图:易小锁故居的砖雕

时近中午,我匆匆忙忙从柳洼往回赶。中午约到两位老师吃饭。

张寰老师站在马畈一中南面的一个路口处等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学校原来不在这里,在老街上。张老师夫妻二人在家,很大很宽敞的房子。坐在客厅里聊一会儿天,张老师很自豪地说,他们的女儿辞去公务员的工作,去深圳某公司担任基金经理,还给我看了她的结婚照片。我实在无法将以前那个在汪堂初中崎岖不平的院子里蹒跚学步的小丫头跟深圳一位时尚美丽、步伐匆匆的基金经理联系起来。一些固定的印象和观念需要更新了!返回故乡的重要意义,恐怕也有这么一条吧。

1984年冬、1985年春两个学期,张寰老师在汪堂初中教我们一年级英语。1987-1988年底担任我们初三的班主任。聪明的你应该已经算出来,我在初中留级一年。我在汪堂初中一直成绩一般。张老师没有嫌弃我,还帮我订阅《学英语》《初中生之友》杂志。1987年下学期,期中考试成绩出炉,按名次写下来,用大红纸贴在墙上。那一天下午,要在那面墙下召开全校师生大会。会议开始前,我走墙下,看墙上的名次和成绩,发现我的总成绩少了27分。便去找张老师。他翻查了我的成绩,发现我的物理成绩85分,被人写成58分。所有的师生都已就坐,会议马上就要开始,张老师搬来一架木梯,在众目睽睽之下,为我修改成绩。我从班级的第23名变成第9名。那一次,我得到有生以来第一个奖品:一个1毛钱一本的算术本。封面上用毛笔写着一个“奖”字,还加盖了“汪堂初级中学”字样的红色印章。

1988年5月,我结束在文殊中学为期三个月的“进修”,回到汪堂找张老师,说我要在汪堂参加中招考试。他没有因为我不辞而别为难我,一口就答应了。毕业班的同学们都住校,我坚持走读。那时候,两个初三毕业班,已经有一个班的同学提前毕业。一天早晨,7:30分,我走到教室门口,被教导主任拦下。他说:里面在摸底考试,你迟到了,不能进去。原来,前一天晚上,在夜自习上宣布,要毕业班40名同学参加摸底考试。根据考试成绩,前20名留下,后20名同学提前毕业。汪堂初中在历年中招中,一般只能考上一个两个,或者干脆一个也没有。没有希望的,先回家,免得受折磨。

我解释说,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我没有住校。教导主任发火道,谁给你的权利几个月不来上课?谁给你的权利不上夜自习?谁给你的权利不住校?两个小时的考试,迟到一个半小时,还想进考场?张老师从教室走出来,劝了教导主任几句,我才得以进考场。那一回,我的总成绩排第3名,比第一名少5分。要不是张老师,我恐怕要在那一天就被淘汰掉。

今天,张老师就在坐在面前,略微有点发胖。上一次见到他,是在1990年。在就在马畈北头,我往南,他往北。那时候,他在王屠店中学工作。一别已是26年!张老师说他不再教英语了,做一些教学管理工作,还迷上书法,作品获过奖。他找到自己业余喜欢做的事情,我真为他感到高兴。聊了一会儿,接到易善刚老师的电话,他在街上一家餐馆里等我们。几分钟后,我们就见到易老师。他已经不再从事教学工作,在新县一家房地产公司当总经理。易老师穿着讲究,仍然一幅很严肃的样子。

易老师曾在汪堂初中初三教过我们语文。他的父亲则在初中二年级教过我,也是语文课。易老师没大我们几岁。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材;性格孤傲,甚至有点吊儿郎当。我很喜欢他的这个态度。我也对自己的处境不满意,想要抗争,也想摆出这么一个酷酷的姿态来,让大家都知道。这种态度带来的那种不服输的劲头,难以估量。

29年前,易老师给我们复习语文课,从汉语拼音讲起。我一次学习汉语拼音的声母、韵母。当然,小学一年级学过,只是我一点也不记得而已。要不读初一的时候,张老师教我们英文,我很长一段时间里,分不清b和d。他问汉语拼音你没有学过吗?

这两位恩师,都被我写进长篇小说《枪手》里。把易老师的形象有点歪曲,希望他能理解。这本小说在天涯文学上发表,还没有在线下出版。前天,我在光山县城里打印出两本,今天赠送给他们。我突然意识到,这像是交给两位恩师的人生答卷。如果是这样的话,实在有些惭愧。我大学读的是英语专业,从事6年英语翻译工作后,转到网络行业,连续混了13年后,又转向中文写作。不过,老师有很多优秀的学生,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

跟易老师聊起族谱,我说,我对易家的移民历史很感兴趣。易老师说易姓人是从筷子巷移民过来的。我说我过两天就会去南昌筷子巷、瓦屑坝看看。易老师对寻根问史的事情也很感兴趣。

回家之前,曾经要晓巍帮我找《易氏宗谱》。她的一位亲戚家就有一套,一共23本。这一次,我请她借回来一本。想不到,易善刚老师正是这本内容丰富翔实、印刷精美的宗谱的主编。我向他求证易小锁的事情。确认易小锁就是易中孚。还意外地知道他可能在广西梧州当过知府。《百色厅志》上记载着:“(张进修)……命夺情视事,卒以不获于上休归于家,年未五十,粤西文吏善治盗者,首推河南易中孚,时论敬修为能继其后云”。这是《百色厅志》宦迹篇中记载的内容。上下文的意思是说,1848年,这位张敬修剿匪有方,可以做为易中孚的继任者。这位张进修最终还是当上苍梧同知。

ctext.org在这一段中错了两个字:文吏,写成文史;河南写成河甫。《百色厅志》上,同一段落,一会儿说张进修,一会儿又说敬修。

上图:《百色厅志》相关页面

易中孚是个什么官职呢?据《大清宣宗效天符运立中体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俭勤孝敏成皇帝实录》(简称为《道光皇帝实录》)第二百二十五卷中说,清代道光十二年,即1832年,“以广西剿办猺匪功。巡抚祁贡、提督苏兆熊总兵官文哲珲、下部优叙。加祁贡太子少保。赏道员戚宗彝、知府兴仁、同知易中孚、耿省修参将赵光璧、游击倭什洪额、马廷凯、守备胡清泰、王锦绣、李志和花翎。千总康学胜等蓝翎。参将满承绪、乌兰太、巴图鲁名号。余加衔升叙有差。”

里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易中孚是同知。同知是什么官?清朝的同知,是正四品或从四品知府的助手,是正五品。从后面的史料来看,易中孚升任广东潮州知府后,在缉毒上与林则徐有过默契的配合,后来又升任广东高廉道台。1839年,林则徐在奏折中称易中孚“俭约自持,能耐劳苦,办事勇敢,颇著威名”,请旨派其往澳门管理海关。林则徐说让一位四品官去管理澳门海关,以示朝廷重视。那一年易中孚刚刚当上道台。

易中孚的一个幕僚何大庚上书告易中孚通敌。林则徐黯然撤职后,清政府向英国人妥协,做一些人事安排上的让步,比如把四品的易中孚降职为五品,也是有可能的。清代《光山县志》上的介绍,易中孚是江西南安知府,升赣南道。基本上都在四品及五品的位置上,这会不会是易中孚晚年最后的任所,也未可知。

综上所述,易中孚(易小锁)的宦迹大致是:

1、广西苍梧同知(正五品)

2、广东潮州知府(从四品)

3、广东高廉道台(四品)

4、澳门道台(四品)

5、江西南安知府(五品),受累于下属弹劾,林则徐失势

6、江西赣南道台(四品)

晚清国柞飘摇,易中孚在赣南道上任满退休,叶落归根,回到故乡光山县马畈镇,在东北方向,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造起大宅子,安享晚年。他的后人没有能在他的基础上再接再厉,家道逐渐没落。建国后,那一栋大宅子变成乡卫生院。如今,精美的砖雕脱落,断壁颓垣,满院衰草。

上图:易小锁故居大门(典型徽派八字墙大门)

 

  标签:

本文收录在文集:《午后三点的乡愁》中,其中收录了29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