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寻找内心的宁静


 

在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里,因为内部或外部的原因,有人利益受损,有人一夜暴富,有人飞黄腾达,有人受挫失意。这时候,如果不让自己静下心来,内心就会不平衡,必然反映在行为上,在不经意间,会做出过激的行为。所以,应该迅速调整自己,沉淀价值,寻找适合自己的机会和时空组合。
——内心宁静的梁永红

2017年1月22日晚10点,郑州一间咖啡厅安静的一角,身材消瘦的梁永红老师嗓音里夹杂着浓浓的河南乡音,向我讲述他一路寻找内心宁静的人生历程。正是在人生旅途的艰难跋涉中,在曲折的求学征程上,在长达28年的养猪生涯里,他才逐渐意识到,寻找内心的宁静是人生的证悟之道。

1

梁永红出生在河南孟津。小学二年级起,因为学校原因,他近乎辍学在家务农。父亲是木匠,小小年纪的他还经常在黄河两岸往返一百多公里送货。吃完晚饭出发,天亮时送到客户家,当天还得返回来。极度劳累,让他模糊地意识到,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终于,在15岁那年,他决定返回学校,认真读书考高中。家里人不太愿意,学校老师觉得他没有一点希望。至今他仍然清楚地记得老师看他时那种不屑的眼神:就凭你,也想考高中?

梁永红知道自己的成绩不行。他说:“那时候,听不懂课。数学里那些大括号,小括号都不会,去不掉;通分、约分都不知道是干啥;加减乘除也不过关”。当时班里成绩最好的同学名叫常书峰。梁永红决定抄录常同学的作业。每天放学,梁妈把饭菜送到学校,节省出来的时间,让儿子誊录作业。

听课这件事,更好办。“老师讲一遍,我得记在脑子里。我必须记牢,记不住,过去了,就再也没机会了。所以,一直到大学,我的记性一直都很好。”我想,应该是他的记忆力超人,所以才能牢记老师授课的内容,而不是相反。这种叙述,大概是梁永红的一种幽默调侃。

那所初中有三个毕业班,一个班60个人,一共180多人。1980年中招考试,才考上7人。梁永红很自豪,他跟常书峰同学考的分数一样多,都是276分。到老城高中读一年级,梁永红在班里考第一名。高二分快慢班。他顺理成章地分在快班,还能考到第六、第七名。好景不长,校长跟教师群体闹矛盾,很多老师不授课。学生们不得不自学课程,大半年时间内,他们的学业处于荒废状态。高中三年级开学,老城一中“趁火打劫”,将老城高中的优秀学生悉数收编,梁永红得以插班到一个复读生班里学习。用现在的话来说,他的同班同学都高四、高五、高六生。复读五、六年的学生也很常见。

1982年,经过全校、全乡、全县三轮预选考试的搏杀,梁永红获得参加高考的机会,并以比较优异的成绩考上河南农业大学。初中的明星同学常书峰没有考上大学。因为学校没电灯,学习成绩好的几位同学便租居住在附近人家家里。他们要么没考上,要么只够中专线。“有时候,想一想,我们同时代的人,都那么优秀,机会应当是他们的。结果在最关键时刻,一念之间,他们就与机会失之交臂。”对此,梁永红感慨万千。

2

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不但学生们稀里糊涂,就连老师们也是一知半解。
梁永红对工科感兴趣,觉得当个工程师很过瘾。他的高考分数虽然过了本科线,但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那种高分。而且,“毕业后参加工作领工资,跟清华大学毕业的一样,42块。专科毕业的,只有39块。”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化学、生物成绩不错。特别是生物,满分50,他得了48分。英语、物理两门成绩没及格。有人可能会说,几十年前的考试分数记得这么清楚,真无聊。其实,这跟亲临现场观看一场明星演唱会或者足球世界杯决赛没有分别,反而所获得的愉悦更持久,更有用!

一位体育老师说,你报河南农业大学农机专业,也能当工程师。高考志愿上,同一所学校可以填报两个专业,万一一个专业录满了,可以录第二个专业。他看到有个“畜牧专业”,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便向路过的数学老师咨询。那位老师说,畜牧嘛,就是在大草原上放马的。梁永红的脑海立刻想起在电视电影上看到的大草原的画面。想像自己手持长长的套马杆,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驱赶一大群膘肥体壮的骏马在广袤的大草原上纵横驰骋……这个好!

农机专业没录上,被录进畜牧专业。梁永红后悔了。大学毕业后,他躲避畜牧专业,不愿意干。毕业后,“做了一年科研管理,做了一年食品加工。做了几百只烧鸡,做牛肉干”。到1989年,他觉得心里发慌,不踏实。还得做专业的东西,做点技术含量高的东西。他主动要求去养猪场工作。猪场里,正式工,科班出身的人,不愿意动手,一线的活儿都是临时工人干的。他想,我学的是这。要是动手,肯定能学到东西。想得自私一点儿:就算弄错了,损失是公家的,学到的东西是自己的。这正是练手的机会。梁永红还真不含糊。工作的时间在猪场。星期天、大年三十,也都在猪场。他一到猪场,立即换上工作服,到猪舍去看猪、做记录。当时很多人不理解,都说这个孩子老实。梁永红心里那种成就感,那种踏实感,那些人永远无法理解,无法体会。子非鱼,孰知鱼之乐?

书到用时方恨少。博闻强记的梁永红也不例外。一线工作中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无法有效解决。1994年,他报考华中农业大学的研究生,继续深造,在专业上要做一个大跨越。他意识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专业。

3

1997年研究生毕业,回到农科院。孩子身体不好,需要投入精力照顾。2002年,凭着直觉和惯性,他想攻读博士学位,还做了必要的考前准备。冷静下来的某个时刻,他认真地思考一个问题:考博士干什么?当时中国市场也正在经历一些重大的变化。梁永红说:“那时候,小猪场要退出,大猪场要发展起来。要发展大猪场,企业面临着很机会,但是企业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做。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看了很多管理方面的书。三年时间,别人在打牌的时间,我把这些书都大概看了看。正好学这些东西到下面去用一下。”

在农科院,他便有意识地、主动地要一些项目,去企业将自己在管理、科研方面的想法和思路加以应用。“这样2003年就下去了,通过推广项目,带了一部分企业。通过跟企业打交道,我发现,自己也全面发展了。企业的战略设计,人力管理,技术,周围关系,资金,企业内部组织架构,这牵扯的东西太多。在这个过程中,对企业的认识,慢慢也深入了。”

在梁永红服务、指导的众多企业中,有一家企业引起他的特别注意。2004年一个夜晚,河南原阳县一家叫“河南太平种猪繁育有限公司”的企业找到他家里来,说是要扩建猪舍,请他指导建议。设计图纸就手绘在几张白纸上,不专业。这种现象很普遍,他见怪不怪,还认真地提出几条意见,对图纸进行了相应的修改。一个月后,他到那家公司去参观,发现自己的意见均被采纳,一方面觉得心里很高兴,另一方面也感觉到这家企业的管理层与众不同。别的企业对他的意见基本上都不会认真对待,所谓的“请您多多指导,多提建议”之类的说辞不过是客气话,讲的人根本没当回事。太平牧业说的请教就是请教,有好方法就采纳,有新东西就敢去尝试。

那一年,他到广东一家种猪企业参观,遇到一位同校的小师弟。那位师弟给梁永红展示一个从美国引进的第二代种猪,60天可长到28公斤;70天可以长到30公斤。当时,在河南,70天能生长到25公斤就是了不起的记录。这里的品种竟然可以多5公斤,不相信!他认真地查看录像、每天的记录及其它指标,认为这些数据可信,这个品种可以引进。太平当即就采购了一批梁永红推荐的那个品种的种猪,向做大做强的正确方向迈出一大步。

2005年八月份,河南太平的第二育种场建成投产,邀请梁永红及上、下游同行养猪场的场长们去参加开业典礼。典礼之后,还把他们请到一个大院子里去就餐,一拉溜摆起几张大方桌,端上酒菜,旁边支起大锅,蒸着米饭、馒头,整个农村结婚吃酒席的场面!这一群特邀嘉宾们都推说有事,要走。梁永红见同行的人要走,也不好意思独自留下来吃饭,也跟着走了。这一行人跑郑州找了一家饭店去吃的饭,梁永红付的餐费。真不知道太平的人会是什么感觉。这家小企业,在成长的道路会遇到什么困难,可想而知。

梁永红的判断是正确的。他见证了太平牧业的崛起全过程。河南太平尊重梁永红等技术专家的意见建议,不断地尝试新方法,新思路,提升科技能力和管理能力,先后成为河南省一级种猪场,甚至自行研发了无害化处理设备。2013年11月,河南太平正式成为农业部认证的“国家生猪核心育种场”之一。这标志着太平牧业的生产经营不仅规模大,技术研发能力也很强。太平牧业的成功,验证了梁永红的一些思路,也给他带来不少启发。

4

从1986年大学毕业到2000年间,梁永红工作之余,对书法进行了系统的研读。当时他在网上,把全国的几乎所有的书法家的作品,能找得到的,都看一遍。他不是为了非得练好字,没有这样想。“因为,我知道,那个圈,咱入不去。再一个,那条路太窄。纯粹想在书法上找点灵感。因为,写字,笔画很少,要在尺寸之间完成布局。一般能留传下来,一般都是有些独创的大家。”

书法上能独创的人,基本上,他的思想、见识都超出同时代的人。所以,别人练字,都是从基础练起,练习点划、间架结构,从这些方面入手。我想,我在技巧方面,永远也没有办法突破。一,不是专业人员;第二,没有那么多时间。但是,并不见得我们从那里面读不出东西来。这样,我就换一种方法,用心来读帖。用心去读,持之以恒去读。不带个人偏见。
因为我觉得,第一,书法是一种美的东西。第二,它是艺术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共性的。所以,如果你看到一位漂亮姑娘。其实,你讲不出她为啥漂亮。但是我们都知道她漂亮。这是你内心里知道的,美是存在的。书法也是这样,它肯定有一种内存的美。

书法的这些技巧必须服从于美学原则。如果它太过于那个,肯定流传不下来。所以,那个时候,我就用心来读帖。这中间经过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感觉到这些字画得龙飞凤舞的,感觉到写得很好。这些字写得有规有矩的,写得很好。看了几年以后,慢慢,慢慢,这都不行了,淘汰了。第二个阶段,能看到这个字讲究粗细变化,浓淡相间,讲究布局等等一系列的技巧。有几年,就看技巧方面。第三阶段,看技巧过了以后,又感觉到这还只是停留在匠人层面。真正的大家的字,是发自内心的,不仅是具有技巧方面的东西,还有发自内心的东西。书法大名家的字,跟他的内心是完全一致的。所以,他在点画之间,完全忘却了这种点横撇捺,发诸于内,形诸于外,又有变化。你要想模仿,模仿不到,因为你的综合素质达不到。所以这个时候再看看名家的帖,仔细再看,连一点败笔都没有。连一横错的都没有。能看到这。如果这个字,这个真迹,有一点点儿错,有一横写得不到位,不是发自内心的那种,你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我花了二十多年来读帖。

我没时间练书法。我知道,练字要花很大代价,是一个没有结果的事儿,只能作为一种欣赏。从字里头,能感知到对方的内心。通过字,跟他进行几千年的、历史的沟通,了解到他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在总结上利的人,突然间顿悟,固定下来,形成自己的风格。这样可以倒推到对方的心理状态。这样对我们做科研有帮助。

做科研,做到一定时候,会干得很老练,干的都是套路活儿,你会觉得没意思。能不能再进行一点儿创新?想要创新的时候,你就会很困惑。跟写书法的人一样,包括国内的许多名家,写着写着就倒退了。我见到一些写书法的人,这几年,写得连以前都不如了。而且他们自己也很困惑,怀疑自己,一直想突破自己。比如有些练书法的人,达到一定的功底,技巧都够了,功底都够了,但是就是出不来帖。总是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模仿人家的。于是他总是想形成自己的风格,有时会很困难。有些人因此性格变得很古怪,都是因为自己走不出来。有的在40,有的在50,甚至60,快不再了,突然才能形成自己的东西,在那一瞬间就顿悟了,走出来了。有的人一生也走不出来。

我们做研究也是一样,如果仅仅是做一下常规的这些东西,也能做得很顺。这样我们只是研究领域的一个匠人,没有自己内心的独创。要想内心的独创,必须要反思基本的那些东西,然后突然间在哪一点上冒出很多想法,然后你的思维就打开了。做啥东西,看似跟别人一样,实际上你在不同的时空条件下,在干自己的事儿。所以,同样一件事,很简单,你会从不同的角度来切入,甚至上升一个高度。

实际上,国外的科学大师,基本上都有爱好音乐,爱好哲学,甚至其他的爱好。他们都是这些东西里面汲取到灵感,突然悟出来一个东西,然后思路打开了。包括绘画,很多工程师,很多在电脑,他突然在那方面,两个一结合,形成了独创一家的大家。就是我们有时候从某一方面来悟出很多东西。

在养猪的过程中,我们也需要反思。但是,很多人都沉浸在别人的节奏里面,都是别人的东西,没有自己的东西。中国不缺读书的人,不缺博士研究生,但是他缺乏独立的思想,缺一个独立的思考,然后又能去实践。中国很少能出这种人。不敢去质疑,不敢去怀疑,形成想法,去试试,去做做。

所以,过去在科研上,我遇到很多这种困惑,都是自己独立地构思出来的。靠常规的、靠书上的那些东西,肯定没法解决。都是这样独立地捣饬出来的东西。

自上面的第4部分到文章的结尾,基本上都是对梁永红老师的原话笔录。我听到这里,就问道:你能举个例子吗?

梁永红答道:比如说我过去在育种的时候,当时我们一共9个人,就我一个参加动手干。给我帮忙的是场里的临时工。我们每天给猪测量体质等,要做二十多项工作,最后还得称重。称重前还不能给猪喂食。这个时候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有时候,忙到下午一两点,活儿还忙不完。临时工十点半把猪喂了。我要是在一个小时内把活儿干完。十一点半,他就可以有时间做饭吃。如果说超过十二点还做不完,影响他做饭,那他就不干了。

我把所有的活儿都列成清单,想办法在一个小时完成。清单出来后,我才发现,我们从事了大量无效的劳动。有时,为了称一头猪,称半个小时。猪赶不过来,在路上拖二十多分钟。有时候,有一头猪,找不到它的编号;有的有编号,找不到那头猪。过去育种都是这样,但就是没有人分析原因。比如说称量,事前交待,晚上称重,不能喂,结果总是会发猪已经喂过。这样称重,数据不准。于是,我就做了一个牌子。六个月的,是方形的;九十公斤的,是圆形的。一面是红的,一面是绿的。如果晚上要称重,我就把红色翻过来。你要喂了,就是你的责任。如果测量过了,翻过去,变成绿色的。这样做很有效。

过去,我们要套猪,把它固定住,在要测背肩厚。工人们套猪,套十几分钟,都套不住嘴。有时只能套住半个嘴。我分析后发现,当你离它几米远的时候,它不会躲避;当你离它很近,1米以内,它就会警觉,会躲避。我就专门制作了长套杆。人站得远远的,把套杆伸到离猪嘴1米左右的距离,把套环张开,停止不动。它看到你不动,安全了,它就把嘴伸过来。这时候,往上一提,正好套住它。我一分钟套一个。工人都不服,我就教他们,演示给他们看。而且要一次套住,否则,它会一直低着头,不抬头,效率就低了。后来才意识到,这就是企业做的流程。而那各种牌子,外国企业叫标识系统。我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自己弄出来的。

5

梁永红说,我也写东西,有点理性化,不像人家搞文学的,不喜欢夸大,做事喜欢要数据,要很严谨,这样会限制一个人的思维。生活中经常能接触到让人感动的事儿,想赶快把它写下来。也有个想法,这两年,静下心来,观察观察社会,靠脑子来思索思索事儿,慢慢写,到退休了,能写个一、两百万字。现在写了二十多篇,准备一年写几十篇。靠自己的内心写作,把真东西写出来。有一定思想的东西,对这个社会有价值的东西。我也看一些明星啊,社会上的一些书,有自己观点的,能独到的分析出来的,很少很少。

只要你对社会的现象进行分析,经过大脑加工,就能看到现象背后的东西。这样写出来的东西,可能各个行业都愿意看。现在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太多了。有当官的,突然上去了,心高气傲,过了两年,掉下来,又感到社会这呀那呀的。还有突然有钱了,觉得不可一世,过两年企业垮了,又开始埋怨。人的牢骚也很多,特别现在微信,各种通讯工具都发达了。发达以后,人相互转载,学习高大上的东西。几年前,我在博客上收集了几百篇文章,现在我都不干了,觉得那样没意思,又开始思索,沉到实际中,来做我们真正该做的事情。

远离社会那些过多的评论,因为那些东西消耗自己的能量。你内心不平衡,肯定会带动你的行动,行动的时候,机会来了,实力不够,不能辩证地看待。因为中国这种调整发展,不会因为你不前进,它就会停下来。也不会因为某几个人在这种变化中,利益受损了,社会的制度的变革就会停下来。变化太快了,没有人能想像,十年以后会是啥样。十年以后,我们还能干啥,我们是啥状态?

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这种变化中,不断调整自己,迅速让自己适应变化。有人说,知识多,有好处。实际,现在有好些人的知识很多过时了,是垃圾。这是我自己多少年前反思的。你看这书架上摆的这些书,你要有时间看看,基本上都是过时的东西。都是在另一些时空条件下,别人沉淀下来的东西。你看过之后,时间浪费了,你可能还会受它左右。你要是沉浸在里面,这个社会不等你。现在这社会上有很多新东西,要求我们马上去适应,马上去学习。去适应新东西,就要超越自己,战胜自己,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知道这些,你还会去看那些时空已过的东西吗?所以,这时候,最难得的就是人对社会、对自己内心的一种正确的把握,本质的把握。中国社会,我觉得,空间太大了,机会太多。对这些机会的把握,要靠自己脚踏实地地努力,沉淀自己真实的价值,然后,再把握每次机会。如果每天沉浸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状态中,很快就会落伍。

要迅速调整自己,在社会发展中寻找机会,你就会感觉到压力很大,自己原来的垃圾知识必须清理掉。要是你感觉到自己混的不错,功成名就了,那说明你的内心就往下走了,就不愿意学习新东西了。三、五年之后,跟别人在一块,看着跟别人没啥区别,实际上别人已经到达另一个时空条件了。你还在原地踏步。跟别人的差距已经形成。

有时候,同学聚会,老同学喊我,我老不去。有事要办我就去;纯粹去玩的,我不去。对我来说,这一天有好多事要处理,这一个月很多时间都排满了,我没那么 多时间。我必须把精力摆在有价值的地方,在对社会创造价值的过程中,我们又能学习到新东西。这种价值循环必须处在一种良性状态中。在这种过程中,我们能享受到快乐,付出的快乐,甚至是失败的快乐。没有时间纯粹为了玩去玩。

他们不理解,我看他们看得很清楚。手机微信,那些没价值的,尽量少看。那些东西会干扰我们的注意力。干扰之后,我们还有精力去学习吗?

6

多去抵触这个时代产生的新东西,和那些成功的人,才能传给很多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思索、解决我们专业以内那些需要解决的问题,才是我们立家的本钱。我们必须得守住。在这个过程中,靠一己之力很难做成一件事,我们必须寻找好的机会。有人有资金,有人有专业,有人有管理,来合作做成一件事。这样我们要保持内心的那种静。对于社会的变化,始终要保持一种既能看得开,又能想得开,同时还能把身上这种思想包袱甩掉。我们身上戴着太多的枷锁,任何人都戴着枷锁,人背着太沉重。把枷锁甩掉,轻装上阵。

看社会上的形形色色的人,有退休的,走着路,低着头,没精打采的,感觉自己好像没价值了。原来的状态丢了。实际没有找到下个阶段的切入点,没有完成这种准备。还有一些快退休的,觉得再搞两年就过了。成天在外面你好我好,纯粹在消磨时光。这种人,也占很大比例。还有工人,感觉到往上没希望了,自己也很难那个了,然后就打打牌,喝喝茶,下下棋,你看院里,都是的。

还有的人,刚毕业的学生,在实验室里,在做课题,在做论文的;还有在外面奔跑着,内外兼顾的……每个人没有对错,我们也没有权力去干涉别人的选择,但至少我们要知道自己在这个社会中,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应该做什么样的选择,应该放弃啥,应该做何种努力。

不能过于张扬,因为这个社会高速发展过程中,人的不平衡心理到处在表现。街上,有人因为一句话讲不好打一架。车多,稍稍碰一下,下来又吵又闹的……这都是内心不平衡,内心里失落,突然找到一个发泄点。

这些表现都是在我们对社会的变化不适应,甚至害怕,恐惧的一种表现。每个人应该有意识地在中国这种高速变化的阶段寻找自己的时空,找自己的着力点。

梁永红老师讲述出来的故事,分享的思想,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咖啡厅里,播放着若有若无的、悠闲的轻音乐;街道上,寒冬的夜已深沉。跟司机谢师傅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想到他仍在街边耐心地等我,我才依依不舍地跟梁老师告别,结束了这一次访谈。

这篇文章的第4、5、6节,基本上是梁老师口述的转载。他在这纷繁喧嚣的社会里找到自己内心的宁静,找到自己的时空位置,为社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曾先后参加完成“伏牛山北坡栾川县综合开发治理研究”课题,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豫农白猪Ⅰ系选育研究”,1995年获河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豫农白猪Ⅱ系选育及其配套技术研究”,2002年获得河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供港活猪生产繁育体系研究”,1989年获河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将河南省供港活猪良种比例1987年15%提高到1994年的80%;主持完成二项河南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主持二项省农业综合开发项目;8项省科普工程项目,完成4项河南省农科院科技示范基地项目。

梁永红的足迹几乎踏遍河南全省。为养殖场培训了3万多次的培训,编写了数百份培训教材。他目前正式的职位是河南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养猪研究室主任,被太平牧业聘为技术顾问。他是快乐的,因为他找到自己内心的宁静。

  标签: 奋斗  种猪  养猪  太平牧业  张汀  梁永红  郑州  河南  1995  2017 

本文收录在文集:《太平基石》中,其中收录了50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张汀

这位雅友很忙,没有时间写自我介绍。

评论:1 条评论 

1 无名雅友 于 2017-06-21 17:56:32

一位务实的科技专家追求内心宁静的方法也很务实,应当能唤醒那些迷茫着要“灵修”,或后天诉诸各式各样伪宗教,甚至是邪教的人。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