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成长


人的一生,有无数次成长:战胜别人,是外部成长;战胜自己,是内部成长。成长伴随着痛苦,也带给人欢乐。两种成长之路,相较之下,战胜自己更难。要战胜自己,必须克服源自内心的恐惧。一旦你克服了恐惧,你便战胜了自己,就获得成长。在太平,我就体验到这么一次内部成长。

从小我最怕两样东西:一是打针的针管,二是刀片。

针管

尖尖的、细细的注射针管,总强迫我想起儿时的一幕:有一年我生病了,那时我只有四、五岁。妈妈把我带到医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表情严肃,高高地举起针管,要凑过来给我打针。那么长的针头,要扎进肉里,该有多疼!我很害怕,又哭又闹,无奈被人按在椅子上,没法挣脱。情急之下,我两脚乱踢,一脚就把对面医生的座椅踢翻在地。即便如此,我也没能逃脱针管的扎刺。这么多年,一生病,我总是选择吃药。哪怕药再苦再难以入口,也不选择打针治疗。

入职太平牧业,进入产房工作那天,我惊恐地发现:在这里,这两样我哪一样也逃避不了。

这里的产房,是母妈妈产猪仔的地方。产房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给生病的母猪、仔猪打针。不是被针管扎,是拿着针管扎猪。虽然调换了角色,对针管的恐惧还是很强烈。经理让我们这些生手看观摩别人。真佩服公司的防疫员,他几秒钟就能完成一次注射,一个上午,可以给两百多头猪打完疫苗。为防止传染,一针一猪。于是,他给猪打针的时候,有专人跟着,打完一个,吧嗒一声,针管放进托盘里。手一伸,有人双手递过一根新针管……真有派头,大师风范,真帅!

然后,我学习到打针的细节。给猪打针,注射的位置在脖子部位。猪站起来,针头以垂直猪脖子的方向入针,迅速推下芯杆,将注射液注入就可以了。我们使用的针筒一般都是30毫升,有时甚至是50毫升剂量的,跟人注射时使用的10毫升针管比,更显得粗大,针尖更长,更吓人。

见习一段时间后,我发现给仔猪打针比较容易。但是要给那体格庞大、体重达到好几百斤的母猪打针,真是在冒险。母猪对针扎特别敏感,特别的不老实,总是会摇头甩耳朵晃身子。稍有不慎,长长的铁针头就要被扭弯了。你一慌神,不但针扎不进,针还会伤到自己。

见习也是有期限的。害怕的那一刻终于会来到。有一天,头儿对我说,见习这么久了,去试试吧。我手里拿着粗大的针筒,慢慢走近一头大母猪。它生病了,发高烧,正侧躺在墙角。我用棍子轻轻敲打它的脊背,把它轰起来。我俯下身,抑制住自己越来越激动的情绪,果断下针。扎进去了!推动芯杆。母猪身子微微一震,站在原地,神情倦怠,好像没睡醒的样子。我高兴坏了,真想对它说声谢谢。谢谢,猪大姐的配合!它大概知道自己病了,要我们帮助它吧。打完那一针,我一下变得轻松无比。后来,遇到刚刚生完第一胎的母猪,性情极为暴躁,很难对付。不害怕了,手脚麻利了,自然也能处理得了。一针一针地打,大猪小猪一头一头地康复,我不再害怕打针,心中盛满成就感,对针管与生俱来的恐惧也就烟消云散。

刀片

对“刀片”的恐惧,好长时间没能克服得了。薄薄的刀片,如最原始的剃须刀,锋利无比,让我心尖发颤,便对其畏而远之。

仔猪出生10-12天是去势的最佳时机。去势时,两个人合作,一人掂起仔猪,一人手握刀柄,划破仔猪外皮,刀扎进去,顿时鲜血淋漓。小猪疼得哇哇乱叫,声嘶力竭;母猪在一旁心疼,东摇西晃,低声嚎叫,烦躁不安。一开始,我都不忍直视,更别说手握刀柄,下手操作了。

反正第一次,我见到那阵势,心里默默地想,如果我必须动手,我情愿掏钱,请人帮我干这活儿。太恐怖了!打针的经验告诉我,一定要动手试,否则永远走不出阴影。硬着头皮上。为小猪去势时,每一次我都无比地恐惧、紧张,唯恐划到自己的手,还不敢对细皮嫩肉的小猪下刀。拿着刀柄比划好几次,都不是很顺利,越慌张越不利索,头上直冒汗。到底跟打针不一样啊!我曾一度心灰意冷。我对自己说,去势这活儿我怕是永远也学不来。大半年过去,我仍然无法克服这种恐惧,下不了手,还总是依靠别人帮我去势。

直到第二年春天,产房人少,工作忙,有几间猪舍的小猪等着去势。领导说,我不管你了,你负责的猪就自己去势吧。没有办法,我只有豁出去。此时此刻,我知道心里再多的恐惧也无济于事,只好硬着头皮,拿起刀柄,在同事的协助下,为仔猪去势。一边忙活,一边回忆领导交给我的动作要领。起初进度好慢,我一直保持着认真、耐心,将一间猪舍内七、八十头小猪一一去势。那间猪舍的活干完,那种如释重负,那种战战兢兢,全都烟消云散,统统见鬼去了!我真想站在楼顶上扯起嗓子痛痛快快地大喊一声:我学会了!现在网上见到有人说不敢下手,要花钱请别人为自己家的小猪去势,我会情不自禁在心里发出会心的微笑。

后来,我还帮助别的同事,指导他们做去势工作,甚至还学会自己一个人用腿夹着小猪独立完成去势。

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恐惧。恐惧并不可怕,关键是如何看待它并战胜它。如果你想成长,就要拿出足够的勇气,拼尽去克服这种恐惧,只有这样才能战胜自身,完成人生前进道路上的精彩蜕变,获得新生。

作者简介:张刚强,汉族,河南原阳人,自幼喜欢文学、音乐、爱好广泛。曾获得“奥星杯”全国文学艺术大赛优秀奖,并被《都市小说》杂志社聘为特约通讯员。为人光明磊落,正直豪爽,喜欢结交朋友,曾先后在学校、大中型企业工作过,现供职于太平牧业。

本文收录在文集:《太平基石》中,其中收录了50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