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和太平一起走过的日子


自从2006年10月22日走进太平,我就融入到这个大家庭。蓦然回首,我们已经相依相伴走过十个春秋寒暑。

刚到太平,我被安排到饲料加工车间,担任一名打料员。我的业务不熟,有点紧张。我对饲料配方不熟悉,打料时,配方上面的数字我得一样一样地看,生怕出现错误,进度非常慢。几天的磨合,总算熟悉配方,工作轻松不少。当时,新厂正在建设中,饲料需求不是特别多,还能应付得过来。

那时,没有设置专门的保管员。空余时间,我还要做收玉米、收原料、卖猪粪的工作。工作有点忙乱有点累,自己还年轻,挺得住。

场里没有维修工,设备坏了,全靠段经理维修。公司规模扩大,场里场外的事情多起来,段经理无力继续维修设备。他让我把维修的活接过去。我看得多了,简单的也能做一些。但有时候我忙不开,他也会来。再后来,他也不来了,维修设备的重担只能靠我,我顿感压力山大。我的维修知识和技能,不过是半道出家,一知半解。

俗话说,熟能生巧。设备摆弄得多了,不懂不会时多向他人请教,多琢磨,我也能应付得过来,好开心。我还学会一项高级的技能,电焊!不怕你笑话,在我眼里,这可是一个相当高级的技术活儿。你想想,两块分离的铁疙瘩,谁也不愿意搭理谁,有人就能在电光石火之间,把它们俩个牢牢地焊在一起。再想把它们分开?把其中一个拉扯断了,那焊点还好好的,难道这不是本事吗?

我没专门学习过电焊。形势所迫,只得拿起焊枪动手就焊。结果焊得乱七八糟,焊点不结实,一敲就开。有时,运气好,焊成啦,自己开心激动老半天。没想到,用不了多久,脱焊啦!这些都是小事。电焊也有危险。新兵怕大炮,老兵怕机枪。在电焊领域,我是个新兵蛋子,对安全常识了解不多,总是粗心大意。一不小心就让电焊把眼睛给晃了。被晃的感觉真叫那一个难受!流眼泪,睁不开眼,眼睛像瞎了一样暂时性失明。不过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累积经验,总算对自己有了个交代,总算是掌握了这门技术。起初也仅仅是能焊个圈舍、水管,焊个门啊窗啊的都没问题,现在就算是漏水的水管都能摆平。

太平的规模越来越大,我的工作量成倍地增加,仅仅是打料就占用几乎全部的工作时间。其他的工作,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像收玉米、收原料、卖粪等一系列工作都要加班去做,勉强能完成。申请增加人手吧,怕领导说我没责任心,不愿意主动承担任务;不申请吧,过于忙乱会出错,影响质量。思想斗争之后,我想清楚了:蛮干不是长久之计,得向场领导反映这个问题。只要我的出发点是为公司着想,即使出了个馊主意,公司也会不采纳,并且会理解我的初心和出发点。太平的文化,就是要大家相互信任。我想得到信任,也得信任别人。

我向领导反映了问题,提出建议。经公司高层决定增派一名打料员。我有一个新搭档,两个人打料,工作轻松了,可以又快又好地完成工作任务。

作者:刘学旗

本文收录在文集:《太平基石》中,其中收录了50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