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致已逝的猪场岁月


说实话,在走进太平牧业之前,我从没有想过去养猪。六年前的一天,在酒桌上,堂哥满脸通红、两眼放光,为我描绘了这么一个猪场:住宿环境好,单人单间。机械化程度高,人要做的只是观察猪群、治疗病猪、维护设备,像清粪、喂料这些工作都由机器完成,根本不用人干!半醉中,我被堂哥的描述所吸引,对美好的猪场生活充满向往。这个饭局,颠覆了我的观点,改变了我的一生。

2010年3月26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必将在我的记忆中成为永恒。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太平种猪繁育有限公司求职。进入场区的瞬间凌乱中,我坚信,堂哥说那些话的时候肯定喝高了。住宿区有单间,我没资格入住。我作为新人被带进一个20平米大的房间,同住的还有七、八个貌似年龄比我小的哥们。地板上歪七扭八的堆放着几双胶鞋,用特殊的气味欢迎我的到来。

来到车间,车间主任递给我一把铁锨,要我清理猪粪。我竟然天真地问道:“不是全自动不用清粪吗?”主任,我肯定不是在故意卖萌,我当时就是那么想的。车间主任一愣,随即答道:哥儿们,醒醒吧,这就是现实!他讲得语重心长,我却灰心失望。

在我的印象中,猪这种动物是性情憨厚、体态笨拙。上班的第一天,我被指派去公猪圈清扫粪便。刚刚走进去,一抬头,发现一个庞然大物向我逼近。它长着黑色的鬃毛、粗壮的四肢,个头也很高,它还扬起头,大张着嘴,露出森森白的长獠牙。我的天哪!这是猪吗?这明明是一头狗熊啊!来不及多想,本能临时接管大脑,调动我的运动天赋并发挥到极致,一个弹跳,便以超刘翔0.01秒的速度越过1.3米高的圈栏,用双手按地的方式,避免了脸与地面亲密接触,向前翻转一周安全着陆。从地上爬起来,回头看圈中那头怪兽,居然还隔着圈门对我嗷嗷乱叫。哼,叫什么叫?没见帅哥啊?!我正暗自庆幸,左脚下一阵冰凉,低头一看,我一只胶鞋还在猪圈里!我承认,那一刻,我怂了!

车间张主任闻讯赶来,他一看这情形,笑了。不要怕!公猪很温顺,很聪明,混熟了你会发现它们很可爱。是吗?我对张主任的话将信将疑。在没人的时候,我拿着一把刷子,隔着圈门给公猪挠痒,低三下四地用献媚的语气说道:“哥们!认识一下。我是新来的,以后多多照顾。”不知道我的话公猪是否听懂,但可以肯定的是:张主任听懂了。他在班前会上对我大肆表扬,说我敬业用心,对公猪照顾较好,让别的员工向我学习。我很汗颜,如果张主任知道我的用意,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一个猪场只有数量不多的公猪。公猪是一个猪场的根本。我还记得张主任的一段话:在猪场,公猪就是皇帝。母猪就是妃子。我们的任务是照顾好皇帝,伺候好妃子!当时我懵懵地问了一句:那么我们是不是成太监了?张主任看了我一眼,抛过来非常耐人寻味的一句:自己悟吧!仰望张主任一米九的背影,我有理由相信:如果张主任回到自己村里,一定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男妇女主任!

真如张主任所讲,公猪是相当聪明的动物。跟它们相处的时间久了,知道它们的脾性就不再害怕了。进公猪圈的时候,它们还是会嗷嗷乱叫,甚至在我身上蹭痒,调皮地拉扯我的裤腿,我知道这是朋友之间的问候。我通常会在它们头上拍一巴掌,说一句:一边玩去,哥要工作!老公猪太老需要淘汰掉,我真不忍心送它们离开。临别之时,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就如亲密朋友之间的离别!信不信由你,育种部的李经理,因为感情问题,搂着一头公猪说了两小时的话!我们不是变态,不是疯子。我们真的把它们当成了兄弟!没养过公猪的人永远不会理解那份情感!

在欢声笑语中,我逐渐融入这个大家庭。在这里,工作、生活是如此的简单,同事之间没有勾心斗角,有的是相互的调侃和逗笑。有时候恍惚瞬间,我们似乎又回到了学校时光,饭一起吃、歌一起唱、舞一起跳,一起犯错、一起挨批,在相互监督中一起成长!

我很庆幸,在太平刚起步时,我就加入了这个平台。随着公司的发展,住宿条件得到改善:大宿舍换成3人标间,配备了空调和网线。娱乐设施也逐步完善:台球、篮球、K歌设备齐全。虽然养猪设备还达不到全自动,但正在向全自动化进展。现在我相信我堂哥当年的描述,是公司未来几年的蓝图!员工的福利待遇;公司的感恩文化,优秀员工父母的双飞旅游,精准扶贫的推进,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个有责任感有前途的企业!

7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如果眉头终究要刻上皱纹,我们能做得是不让皱纹刻在心里!向7年的猪场岁月致敬!期待下一个7年!

作者简介:赵振省,汉族,河南安阳人,毕业于河南滑县师范学校,美术系专业,唯一的爱好是看书,喜欢历史,曾在《猪业观察》杂志上发表过文章,现在太平三分场任场长一职。

本文收录在文集:《太平基石》中,其中收录了50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4 条评论 

4无名雅友 于

评论成功提交有才

3无名雅友 于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2无名雅友 于

非常感谢张老师评论,我会继续努力!

1大别阿郎 于

对待生活和所有事物,我们都有两种基本的写作角度:审美和批判。
这篇文章发现了养猪生涯中的美感,是迄今为止,是我发现的、最幽默的一篇文章。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