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太平的幸福生活


说起来惭愧,活了二十多年,吃过猪肉,却没见过活生生的母猪,更没有见过刚刚生产的小猪仔。半年前,禁不住老头软磨硬泡、七哄八劝,跟他来到太平牧业求职,现在天天能看到母猪和小猪仔。

老头是谁?我丈夫。老头是我对他的尊称。

我觉得猪场脏、臭,天天在里面上班,受不了,不愿意来。俺亲爱的老头就在这里上班,他应该不会害我吧?于是,我就来了,跟老头一起为我们的生活而奋斗。

刚刚参加工作的前几天还是不太适应,实习两个月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慢慢地喜欢上这里。比如公司有个全体的微信群。2月14日,公司群里有同事发消息:“喜讯!喜讯!喜讯!开封客户今早打来电话,从我公司引进的母猪,昨晚4头母猪产仔70头,平均每头母猪产仔17.5头,平均每头母猪产仔17.5头,平均每头母猪产仔17.5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看到的人都高兴得不得了。

嗯,我就特别喜欢看小猪出生的过程。小猪刚产下来,眼睛还睁不开,脐带的另一头还连在母体内。小猪想脱离母体自由活动,可脐带就是不断,把它扯回来。它就挣扎,走走退退,终于把脐带扯断了。闭着,撅着嘴,乱闻乱嗅,就到处找奶吃。母猪一哼哼,小猪就像听到号令一样跑过去。好像跑慢了吃不上一样。有时两头小猪争奶吃,头抵着头,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到最后谁都没有吃上,只能悻悻而去。

我在太平繁育车间工作,天天能看到小猪仔。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小猪断奶前,补教槽料的时候,一般来说,前几天它们都只是闻闻,不怎么吃。我往槽里放一、两个玻璃瓶,瓶子的内壁面涂上花花绿绿的颜色。小猪喜欢带颜色的东西,就拱啊拱的,就把饲料拱进嘴里,嚼吧嚼吧,还挺有味道,就开始吃起来。于是小猪就学会认料了。这比那种单一的补料让小猪认料速度更快。

我来参加工作之前,就两样不行。哪两样呢?呵呵,就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在太平,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中,学会自己动手。哪怕不会做的,也喜欢自己琢磨琢磨,一定做好。之前,在家里,凡是跟电沾边的,我都不敢动。在太平,比如把墙上的灯泡卸下来擦拭,修保温灯等,都不是事儿。这些活在家里都是俺老头干的。可是,现在,着急用的时候老头不在身边啊。一着急,向有经验的同事请教。上手去试一试,还真行。

2017年1月23日,第一次参加公司的年会,很震撼。邀请来不少嘉宾,还有舞蹈队、梨园春的光头姐来现场助阵献艺。在舞台上当众为优秀员工的父母洗脚,发奖金、发旅游卡,还发现金红包。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上台领奖的一员,把俺父母也接来参加我们的年会。

在年会上,终于见到太平的创始人、太平董事长真容,果然有大家长的风范,愿我们的公司越来越强大,愿我们的太平走向中国,走向世界。

看到有人说太平的人情商高。其实我想问,情商是个什么东东呀?我比较勤快,上网搜一下,才知道,情商原来有个洋名字,叫EQ,就是控制个人情绪的能力。只可惜,我的情商不高,智商也不高。在太平,我的情商还是有希望提高的。因为,在这里工作,我变得更有耐心。

我是一名普通的饲养员,工作中,我培养自我检讨的习惯,工作完成后,总结每转出一批猪,我做得好的有哪些?做得不好的有哪些?再接下一批猪的时候,好的继续发扬,不好的要注意避开。得闲时,向有经验的同行请教。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方法,问的多了,总结出来的也就多了,这样才能把工作做的更好。当然,工作中避免不了与同事产生摩擦,其实转念想想,就觉得没必要太计较。计较太多,给自己弄得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何必呢?所以啊,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永远都要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不然永远受累的都是我们自己。

唠叨这么多,好像不太符合我们的标题啊。呵呵,朋友们,就这样吧。

五场繁殖车间:杜娟

本文收录在文集:《太平基石》中,其中收录了50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