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在太平公司的幸福日子


来到太平牧业,不知不觉中两年多时间过去了,我慢慢地喜欢上这里的工作,欲罢不能。

2014年冬,我应聘到太平工作,领导指派我到繁殖车间。刚进场区,觉得什么都很新鲜,走到栋舍门口,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呛得我只想捏住鼻子。我怕别人笑话便强忍着,不动声色。我的师傅是程博,向我交待一下工作就离开了。那时,他负责的猪正在待产。我就在栋舍里转悠。走着,走着,看到母猪屁股后面一头小猪露出头来。我一下子就慌了神,赶紧往栋舍外跑,边跑边大声喊:“生了!生了!”师傅就在外面她应道:啥生了?我说猪生了!程博师傅和在场的贺保昌都大声笑起来。师傅领我回到栋舍,不慌不忙地拿出毛巾、碘伏、剪刀、剪牙钳、挡板、保温灯等一大堆接产工具,伸手拾起产下来的小猪,开始教我接产。原来小生命就是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女人生孩子,是不是也是这样呢?我在心里不由得暗自发笑。产房里,母猪一头接一头地,都开始产小猪仔了,好喜庆。

我给师傅打下手。没多久,自己也上手了。一天不停地跑,几天下来我的脚、腿又酸又疼。第六天,我觉得我整个人都散架了,下班回到宿舍,往床上一躺,连手指头都懒得动弹。晚上,脚疼、腿疼,疼得我睡不着觉,好像有人拿针扎在皮肉上扎刺一样。我生气,找老公的茬,跟他吵架。老公没上当,反而耐心地安慰我。

两个月后,我转正了,开始接猪养。看着小猪一天天长大,越来越喜欢它们。有的小猪在打架;有的为了挣奶头相互撕咬;还有的猪,活蹦乱跳的,你就是抓不住它;它时刻保持警惕,就提防着你。你到这边,它就跑到那边。弄得我哭笑不得,又气又爱。

小猪可爱归可爱,还会在不经意间面临生死考验。有的小猪会被粗心的母妈妈压死;还有掉队一直吃上奶饿死的。那是一个个小生命。我亲手把它接生出来的,就这么死了,我的内心也会很痛苦。要是看到母猪压到小猪,我就打母猪、骂母猪。解决不了问题,没用啊。我就一直在琢磨,见人就问。后来我发现,把掉队的小猪放到刚刚产仔的母猪那里吃一、两天奶,小猪就能恢复活力。越有活力就越能吃出奶,完全看不出来是掉队猪。遇到猪产仔太多,这个办法行不通。我就开始想别的办法,把小猪放到长的又大又胖的小猪群里,小猪肯定能吃上好奶。我就试着调,反正大的一时半会又不会饿死,结果令我很是吃惊,不但大的没有死也没有饿瘦,小猪也长起来了。为此,我受到表扬和奖励,真好玩。

我们天天写日志,每天的工作目标都是95%。我困惑不解。问身边的同事,为什么都写95%呢?同事回答说,达到95%就达到公司的绩效标准。我问同事有没有人达标呢?同事说有。五场刚开始营业的时候有过,到现在为止,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能达标。这样啊?我也给自己定个目标,那就是我要完成合格率95%,我要让同事们看看。半年过去了,我一直也没做到。我不服气,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2015年9月份我终于实现合格率95%!没有人知道我有多兴奋!实际上,我拿着日志本,连蹦带跳的。领导表扬,同事称赞,真好。我跟大家说话的时候也是眉飞色舞的。我感觉我心里一直在开怀大笑简直停不来。场长李鹏飞在大会上表扬我,还给我颁发300元以资鼓励。有努力就会有收获,有付出就会有回报。收获到的喜欢、快乐,多少钱能买得到?!我真正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这句话的含义。

在太平牧业,不仅学到养猪的知识,也学会做人,做懂得感恩的人,做孝敬父母的儿女,做助人为乐的开心的家人。董事长在全体大会上经常说,我就是你们的大家长。感谢这样的大家长,教会我这么多东西。公司还安排我们出去学习,让我们增长见识、知识。对连续工作时间长的家人,还无条件地颁发3年奖、6年奖、十年奖、十六年奖,安排父母出去旅游。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带父母出去玩过,这是我下一个梦想,我相信我一定能做到。

在一个像大家庭一样温暖的地方工作,心里是美的,笑容是甜的。如果现在让我离开,我会难过得流泪。有时不得不请几天假,心里还惦记着我的小猪,做梦都能梦到小猪。我爱它们,我爱太平这个大家庭,我爱公司的家文化,这里就是我真真正正的家。

作者:五场繁殖车间杜珊

本文收录在文集:《太平基石》中,其中收录了50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