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奔小康 心欢畅


家里穷,房子小。孩子八岁,还跟我们挤在一张床睡觉。

我和丈夫决心要努力工作,挣钱,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想来想去,我们认为只有猪场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购房梦。在原阳县,猪场就指的是太平牧业,太平牧业就是猪场,一个很了不起的猪场。

长这么大,第一次进猪场,满眼里都是新鲜。第一天进场,要进行严格地消毒、照紫外线,然后洗澡、更衣、换鞋。后来知道,进场麻烦,出场也难。所有出场的人员要登记、写出门条,经过本车间主任和场长双方同意批准后方可出场。

进入生产区,要换上干净的工作服和胶鞋,目的是为了防止把病源菌带入生产区。饲养员每天工作8小时左右。一到夏季,天热气温高,胶鞋把脚捂得发白。有人还捂出脚气病。遇到大风天气,风沙刮进眼里、嘴里。走进猪舍,粪便里散发出的氨气熏得人挣不开眼。正是因为这些因素,刚入职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在跟自己做思想斗争。但换个角度想,环境虽然恶劣,为什么丈夫和别的同事都能坚持?他们还经常主动去猪舍加班。我为什么就不能?与其在痛苦与失败中沉溺,不如坚持到底。

在猪场,饲养员工作流程中,有四件事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喂猪、清洁、护理和环境。打针是护理过程中很重要的一项工作之一。在家里,从来没有摸过猪,更别提给猪打针了,想想就害怕。记得一次,我师傅领着我在圈里巡视猪群。师傅说这一头生病了,猪精神不好,给它打一针。我心里害怕,又不好意思说不会打、不敢打,在心里挣扎好大一会才说出口。师傅说教你一次就会了。他左手提着猪耳朵,把猪放到栏杆上,猪不动了,他右手拿针,一针到位。

看过几次,我还真学会了给猪打针。猪越长越大。保育猪后期,有的猪长到15公斤,提不动,又打不好了。自己便请教、琢磨,掌握一些新技巧,现在,什么样的针都能打。比如猪在吃料,或睡觉的时候,站在猪前面,抓住猪耳朵,猪会本能地往后面退。它退不动时,对准位置再下针。这样好打,又节省时间。有一次,丈夫看见我拉着猪耳朵给猪打针,还在一边笑话我。你和猪在比谁的力气大吗?有时打针的时候想到这一句话,我就想笑。没经验的人,会在猪舍里,撵着猪打针。猪跑来跑去的,打不到标准位置上,效果不好。

白天忙着上班,晚上和家人聚在一起。宿舍里有空调、有上网的光纤,还可以和同事聊聊天、打打羽毛球、唱唱歌卡拉OK等。这样的生活很充实,也很幸福。这样员工的生活不再那么的单调。遇到节日,公司安排聚餐,大家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人最大的幸福不外乎,出门在外面也能和有在家一样的感觉。太平牧业就有在家里的感觉,让人感受到家的温暖。

我在太平文化的熏陶下,发现企业文化带来的影响不仅仅体现在工作上,也体现在对他人,对家庭,对社会看法,甚至会导致相关的行动。之前,对于一些事,忍不住会斤斤计较,做事怕吃亏,不愿意或没有有意识去担当,工作按时下班,不早退就可以了。

现在,会思考怎样把工作做得更好。我的工作是做统计,见到其他部门遇到问题,也会想解决方法,想问题什么时候能处理好;部门里出现问题,会主动分析原因,提出建议;对待他人,多了一份宽容和理解;对待工作,能坚持原则,保持积极主动、全力以赴的状态;无论何时,处于何种环境中,均自觉地会调整自己的心态,注意保持着旺盛的精力来工作。

在工作上懂得付出。记得有一次领导请了病假,我的工作量增加了许多。那天,场长晚上8点左右说要把统计报告在当晚整理出来发给他,明天开会要用。当时我一下子懵了,我还没有独立写过报告,不知道怎么入手,没有一点思路。没办法,事到临头硬着头皮也得往前冲。凌晨1点多,我还在整理资料,未免心里一阵酸楚,同事们都在睡觉,只有我还在工作。我想到起大家长经常讲的一句话,不管做什么事,不要怕吃亏,总有一天你会得到比别人更多的收获,有付出就有收获。凌晨两点左右,终于写出一个自己满意的报告,发出去,心里甚至还有美美的,很得意。

跟我们一样,经常在外打工的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常年累月地不去看父母,一连几天甚至几个月不给父母打个电话。给父母过生日?有些人连父母的生日是哪一天都不知道。想到父母,我想哭,平日里没有机会在他们身边照顾他们。他们对我们的漠不关心又作何感想呢?他们肯定理解,但他们肯定会失落。养儿养女到底图个啥?

太平就知道员工和员工父母之间的阻碍,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鼓励我们、帮助我们尽孝道,让父母体会家的温暖,体会天伦之乐。从2015年8月起,公司每个月给员工父母发放200元的孝心基金。现在上调到每月300百元。规定这笔钱必须由父母每月必须按时取出,儿女不准使用。员工父母生日当天,员工可以请假回家陪伴父母过生日。父母的生日蛋糕也是公司赠送的。

我负责收集生日照片。看到数百张照片上,年轻的子女偎依在父亲、母亲身边,一张张笑脸如花朵般绽放,好美,好震撼!我暗下决心,我父母生日那天,我会叫上我的兄弟姐妹回来一起给父母过生日。不管他们忙不忙,一定要把他们都拽回来。我们也照一张全家福,留下那一刻的温馨,留给岁月见证。我的生日跟我父母同一天过生日。我生日那一天其实就是父母的受难日。我要带父母去饭店吃一顿大餐,带他们去洗脚按摩,让他们也享受一下现在年轻人的生活。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姐姐,姐姐非常赞同,还夸我们公司。

在太平工作几年后,家里不穷了。现在我们有房和车,直接奔小康。每月公司给父母发孝心基金,公司还组织晋级员工父母去外面旅游,带着父母坐飞机,所有费用由公司支出。老公带着父母去旅游过两次。街坊邻居亲戚都非常羡慕我们两个。我们夫妻二人很庆幸,选择了太平牧业。

作者:太平五场统计胡伟艳

本文收录在文集:《太平基石》中,其中收录了50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