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冰棍


上图:越过流溪河水库的彩虹桥

 

日期:2017-7-6

区间:流溪河- 连平县翔龙大酒店

行程:120公里,累积行程230公里

酒店:连平县翔龙大酒

 

早上醒来,已经是七点多钟。这间酒店为每张床配备了一顶吊在屋顶的圆形蚊帐。这大概是有生以来见到的、唯一一间有蚊帐的酒店。我的血大概深受蚊子喜爱。在这顶蚊帐的保护下,昨晚我睡得特别香。收拾停当,我背起包,拎起自行车,下楼退房。

今天的行程仍然是沿着G105国道前进。有朋友问我,你骑自行车走高速收费不?骑自行车的人,跟行人一样,不能上高速。所以,不管是徒步旅行,还是骑自行车,能走国道就不错了。从酒店出来,在一个小村镇里穿行十多分钟,重返G105国道后,面前是长长的一段下坡路。清凉的晨风扑面而来,在耳边呼啸而过。没有机动车通行,双向四车道的道路也显得格外空阔。行至库区最窄处,一座拱桥横跨水面,将G105国道凌空托起,这就是彩虹桥。

我的风驰电掣很快就结束了。道路在桥的另一端,要上坡。道路另一侧,一黑一白两条狗冲着我狂吠。不过,它们拿我也没办法。它们无法越过道路中间那道高高的水泥隔离墙。

上图:流溪河水库

流溪河是广州的水源地。彩虹桥北面蓄积起很大一片水体,被称为流溪河水库。库区四周山峦叠嶂;库区西面突入水面的半岛被辟为流溪河森林公园。这里树林茂密,风景优美,空气清新。今年春节后不久,我们全家人曾驾车来此游玩过半天。今天,只能顺着南面的堤坝,眺望这片蓝幽幽的水面。我手机的外加存储卡有点问题,保存到存储卡的照片都不翼而飞,真可惜。还好,行走三十多公里后,我发现了这个问题,果断将照片的保存位置改回手机内存卡,其后沿途拍摄的照片才得以幸存。

上坡路段,果然不见人影,路过的车辆也很少。那就推着车,慢慢地往前走吧。也不知翻过几道山,过了几座桥,甚至还穿过一条隧道。在半山坡,我看到一间商店,便推车过去,买了一罐冰镇的红牛,一饮而尽。我问店主,这山路还有多长。她说,这个坡上去,就是下坡路。

从小商店出来不久,迎面遇到一个衣着时尚的小姑娘,大约八、九岁的样子。她扎着整洁的马尾辫,穿着洁白的上衣,蓝色毛边短牛仔裤。她一脸茫然,百无聊赖的样子,大概是暑假回村的孩子,已经厌倦了这平静的山村生活。临近坡顶,我又看到一位五、六岁小男孩,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手里抱着一只黄毛的小土狗。他的身后,一条小路蜿蜒两、三里,通向一个只有五、六户人家的小村庄。小男孩可能也是太无聊,要坐在公路边看看有什么热闹。从他的茫然的目光里,我看到童年的自己。可是,城市的热闹,与山野的宁静,哪个更好?恐怕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这条公路太安静了。双车道的国道,路面平整干净,路边排列着高大的羊蹄甲树,盘旋在高山深谷之间。偶尔有一辆大货车,或者摩托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小轿车都很少见。

上图:G105国道,视野前方左手道路通往地派镇,右手是上G45大广高速的地派站入口

终于到了坡顶,我终于可以骑上自行车,顺坡直下数公里。吕田镇路段,道路正在修补,几辆车排着队,等待单向放行。我骑着自行车直接冲过去,没人阻拦。前行不久,在另一处上坡前,我看到G45大广高速的入口地派站。我开始后悔出来骑行。要是开着车,从这里上高速,就可以飙车,时速100公里,比现在的时速10公里快多了。路边绿草如茵,山间凉风习习,我决定好好休息一下。卸下背包,摘掉头盔,取出耳塞,脱下手套,拧开水瓶,前面买来的冰镇矿泉水仍然冰凉,狂饮一通之后,往草地上一躺,根本不想起来。躺了一会儿,我才想起来最好能拍拍照片。第一张拍了G105国道2434公里的里程碑。我记得洛溪大桥上有一块是2588公里。这里离家大概160多公里。这么远,想想还挺有成就感的。

一个多小时后,时近正午,肚子咕噜咕噜叫,我发现路对面有一家餐馆,便横穿马路,走了进去。一路上,电话不停地响,我都没接,趁吃饭的空档回回电话。饭店老板是四十多岁的大姐。她说只有快餐供应,15元一份。我说,那就来份快餐吧。屋里坐着三位老人。其中一位不停地重复讲一句话。讲的是粤语,加上含糊不清,不知道什么意思。听过几十遍之后,我见另外两位老先生对他的话不理不睬,才明白他大概是患上老年痴呆症,只会讲同一句话。如果幸运的话,终有一天,我也会老去,要是我也患上老年痴呆症,那该如何是好?

上图:7月6日中午吃的快餐

 

回头看地图,才知道大概就在吃午饭的镇子前后,我才进入新丰县。也就是说,我骑着自行车,花费了一天半的时间,才走出广州市辖区。

下午,我迎面遇到两位骑行者。他们二人身穿花花绿绿的骑行服,都戴着头盔,共骑一辆双人自行车。这样能省力吗?我不理解。我跟那两位对视而过,没有打招呼。

淋过两场雨之后,我终于在晚上八点左右完成120公里的骑行任务,到达连平县翔龙大酒店。前台同意我把自行车带进十楼的房间。酒店的设施很新。感觉这120元的住宿费超值。八点十五分,我到楼下吃饭。紧挨着酒店就是一家沙县小吃店。吃完饭,我到街对面,走进一家超市买了两根老冰棍。伊利出品的这冰棍在广州也仅售1元钱。吃起来,当真是小时候那冰棍的味道,口感更松软。

儿时的夏天,中午时分,单调无比,让人头脑发胀的蝉鸣声中,偶尔会听到有人大声地吆喝:冰棍,冰棍,卖冰棍啰!我们的耳朵很灵,听到吆喝声,一溜烟地跑出门去。眼巴巴地看着自行车后座上那个白色泡沫箱。冰棍怎么卖?5分钱一根。然后,我又飞快地跑回家,缠着父母要钱买冰棍。要是父母心情好,碰巧还能在家里搜出一毛、两毛钱,我和姐姐、妹妹就能吃上冰棍了。要是买几根,那就捧出一个搪瓷碗来,小心翼翼地盛着那几根宝贵的冰棍。那时的冰棍只有一根细细的竹签为柄,用一张薄薄的花纸包着。

一路上,我都在沿途的商店里打听有没有冰棍。他们都没有。在吕田镇的一个路边店里,店家甚至连冰镇的矿泉水都没有,她没有冰箱。我只得买了一大瓶常温下保存的矿泉水,喝起简直就是温水嘛。如今,在连平县城里买到冰棍,我决定买两根。

 

本文收录在文集:《2017广州-郑州骑行记》中,其中收录了17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2 条评论 

2无名雅友 于

这天空风景真不错。城市人想到乡下,乡下人想到城市,都体验过就什么也不想了。作者正在做的就是城里人体验乡村

1无名雅友 于

好好厉害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