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第一天


 

区间:广州番禺-广州从化流溪河

行程:116公里

酒店:流溪河明珠度假村酒店

上图:广州从化流溪河水库

 

直到7月4日,我还下不了决心。那几天,江西婺源洪水淹没道路,无法通行。根据天气网上的预报,我要出行的期间,途经的区域都在下阵雨、雷阵雨什么的。不怕下雨,就怕打雷!地图上,那么一大片山区,会不会人迹罕至?会不会有坏人横行?会不会有野兽出没?这些都是未知的、让我担心,甚至是害怕的因素。有时,我会想,如果现在从家出发,骑车到广州天河,我会不会担心?在江西南溪县的公路上骑自行车,跟在家门口骑行有什么区别呢?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不再那么忧心忡忡了。

2017年7月5日,我退掉高铁车票,换上骑行服,终于下定决心要挑战1800公里的里程,我要骑着这辆凤凰牌20寸折叠式8速城市道路自行车,从广州出发,要途径江西景德镇、九江,到河南郑州去。凤凰牌自行车,曾经是我们买不起的名牌,你听说过它吗?

我不准备在家里吃早餐。骑行一两个小时后,大概八点多左右,在路边遇到中意的就停下来吃一点儿。第一天的骑行,并不算太累,毕竟新鲜劲儿、兴奋劲儿没过。今天的目标是骑行116公里,到从化流溪河一家宾馆投宿。我把手机装在背包里,接上耳机,听着百度地图的导航提示,从番禺区的市广路,到大石,顺着广州大道,一路往北。沿途车多人多,速度根本提不起来。

有人写道:知道广州有多大吗?你在巴黎开车,开两小时就出国了,能到比利时,或者卢森堡,甚至德国、瑞士。而你在要是从广州南面出发,往北走,走上5个小时,你会发现,你还在广州境内。70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还真不是吹的。也就是说,我骑自行车吭吭哧哧地跑一天,还出不了广州城区。这多少让人有点失望。激进一点儿吧,得直到180公里外的新丰县城。毕竟,我不知道我在天黑前是否骑完180公里。前面我讲了,为安全起见,我只愿意在县城及以上级别的城市里投宿。

行至从化城郊镇,在一处路口等红灯时,一位十多岁的少年骑着电动车跟我并肩而立。他的后备箱告诉我他是送披萨饼的外卖员。他问我从哪里来的。我说广州。他又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去流溪河。他又问我骑了多少公里?我有点不悦,但还回答他,差不多100公里吧。他说,你真厉害,加油!听到这句话,我很意外,心里暖暖的。

城郊镇往北,一直在下雨。在温泉镇路段,曾一度下得天地之间一片迷茫,视距很近。上坡路,我骑不动,只得推行。有一辆小轿车停在我身边。我没有看他。那车便往前开,过了一会儿,又停在我身边。我这才明白,他大概是想帮我的忙,要搭我一程。我扭头,冲车里的人挥挥手,摇摇头。毕竟,人家是好意。不过,他不知道,我好久没这么淋过雨了。小轿车加速远去。我看不到驾车人的面容,但愿他能体会到我的感激,但愿他的内心也能充满愉悦。

从化路段,沿途有几处大专院校,大概正值暑期放假,学校门口衣着光鲜的年轻男女们个个推着旅行箱站在路边的公交车站等车。那些五颜六色、款式新潮的箱包,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自己背着的人造革旅行包和编织袋。

出良口镇往东北方向,一道长长的上坡路。我迎面遇到一位扎着两根小辫子的老太太。她的肩头横着一根竹扁担,挑着两挂香蕉,佝偻着腰,颤巍巍地走过来。时光染白了她几乎所有的头发,却没能改变她扎辫子的习惯,也没能让她扔掉扁担,迫使她推上一辆自行车或三轮车。在她的胸膛里,大概仍然跳动着一颗少女的心。

路的右手边,是深深的山谷。对面山峰高耸,几道白练似的瀑布从峭壁上跌落,那景象很美。可惜,我没有心情拿出手机拍摄。100多公里的行程折磨得我精疲力尽。再过两公里,就要到达今天行程的终点了。

来到流溪河明珠度假村酒店大门口,已经是雨过天晴,我却发现酒店的大门紧闭,叫了保安才得以进入。稍后,我到餐厅吃饭,才知道,当晚酒店仅我有这一名房客!偌大一间酒店,一个大院子,几十栋建筑,内有亭台阁榭、人工湖、假山、树林,只有我一名房客?!我立即想到一家三口在冬季留守一间酒店的电影——好恐怖呀!于是,我对早餐也没有期待,干脆点了三个菜。吃不完打包回去,明天早上当早餐。

办理入住手续时,我问能不能把自行车搬到房间里。工作人员说可以,还专门把我安排在二楼。这酒店没电梯。
回到房间,天气尚早,雨后空气清新,宾馆的景致别有一番风姿,我却无心观赏。洗过骑行服后,倒头便睡。

上图:第一天穿短袖骑行服被晒成这样

  标签:

本文收录在文集:《2017广州-郑州骑行记》中,其中收录了17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