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小说《耳朵》


《花城》2018年第2期上,刊登了一个短篇《耳朵》。同期还刊登了一篇文学评论,介绍了美国女作家莉迪娅.戴维斯(Lydia Davis)代表的闪小说(flash fiction)。我才发现,《耳朵》就是一篇闪小说。评论的作者说,莉迪娅.戴维斯主动与之前由卡佛引领的极简主义小说做了切割。极简主义小说写的多为“衰、破、穷”的主角,与“高、大、全”的主角形成鲜明对比。

“闪小说”曾在美国被称为“短短故事”,即short short stories。它有以下几个特点:

1、特别短。有时候,只有一句话。我在豆瓣上找到川泽央发布的《莉迪娅·戴维斯最短小说三则》,一共只有34个字。当然,要是加上标题的话,三篇小说一共多达67个字。

2、女性视角。

3、零度写作。这一点是我总结出来的。

读完《耳朵》,最强烈的感觉就是一个词:虐心。小说中的“我”是一个中学女生,养父是上门女婿,老实巴交,在岳父母家受欺负,不知道反抗。到外面打工,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反抗,被人活活打死。“我”喜欢跳舞,被一个已婚年轻男子玩弄,还介绍给其上司——另一个老男人。“我”跟年轻男子和老男人交际,乐此不疲。

“我”割掉已婚男的耳朵之后,便跟老男人好了,还逃学陪老男人出差。出差途中,听老男人讲故事,才知道自己生父三缄其口的往事。生父投资给人合伙开饭店,血本无归。为逃避追讨,被投资人设计让其生父“强奸”其妻,被人顺理成章在“盛怒”之下割掉耳朵。其母,一位美貌的剧团名旦,为讨公道,以陪睡为代价,终一无所获。

虐心!不喜欢这样的小说!!!

小说中的地点小池,是不是九江对岸的湖北小池?小说中的总场,是不是九江德安的共青城农场?不得不承认,生活中,这种事情会发生的。我就知道类似的事情发生过。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应该逃避这样的事实,都视而不见呢?显然不能!

要我去揭开社会肢体上这样丑陋的伤疤,我做不到。

本文收录在文集:《装模作样随想录》中,其中收录了21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