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完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心中不免得意起来,便把目光投向更厚的《卡拉马佐夫兄弟》(上、下册),还想把他的小说全部都读一遍。这个故事题材,作者原计划写两部长篇小说,结果第一部刚刚完成,他便去世了。于是,这便是他的封笔之作,会不会是最辉煌的一部作品呢?
可能是,但徐振亚、冯增义两人翻译的这个版本实在是太差了!再或者原文就这么差?我摘第二节的一段文字大家看看:
这种人怎样当父亲和教育者,当然可想而知。在他这种父亲身上,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把自己跟阿杰莱达.伊凡诺夫娜生的孩子彻底抛弃了。倒不是因为恨孩子,或者因为夫妻反目感到委屈,而仅仅是因为他把孩子忘得干干净净的缘故。当他哭哭啼啼,到处诉苦,因而惹得众人讨厌而他又把自己的家变成一个淫窟的时候,他家的义仆格里戈里担起了抚养这个三岁男孩的责任。要不是当初他关心,那么也许没有人会替孩子换一件衬衫。况且孩子母亲面上的亲戚一开始似乎也把他给忘了。他的外祖父阿杰莱达.伊凡诺夫娜的父亲米乌索夫先生已经去世。他的遗孀。米佳的外祖母已经移居莫斯科,并且得了重病。他们的几个女儿也陆续出嫁。因此几乎整整一年米佳只能待在仆人格里戈里家里,住在仆人住的小木屋里。
这一段中有几个他?都指的谁?简直乱换一气。不准备在这个译本上浪费时间了。如果没有其他人翻译,这本小说就不看了。

 


推荐人: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