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作者尹学芸,刊登在《收获》2018年第3期。昨天晚上,睡前读了这一篇,结果莫名其妙地为小说中贺家三口和那位名叫喜鹊的农村女子流泪,半天睡不着。小说讲的是啥?四十年前,贺三革的妻子被机器绞断了手,在小学同学陶大年的干预下才得到2万元赔偿。身为工人的贺三革总想还陶大年一个人情。陶大年官越做越大,越来越没时间。贺三革终于等到这位市委书记陶大年(小说中没明说,推测是这样的官职)退休了,可算是请到这位贵客。陶大年不记得贺三革是谁,以为他是有钱的大款,便邀了七八个人一起同赴饭局,还点名要去市里最高档的望湖楼。可想而知,贺三革带来的三千块钱,根本付不了8500元的饭钱。贺三革只能让自己带来陪客的邻居等在饭店,自己骑自行车回去取钱。不曾想,半路上下坡,雪天路滑,一跤摔成粉碎性骨折,下半身瘫痪。陶大年家的保姆喜鹊,正好就是贺三革儿子的女朋友。喜鹊第一个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觉得陶大年一群人应该对贺三革有所表示,她用强硬的态度讲出事情的原委,陶大年夫妻二人没有一点表示,还将喜鹊辞退。喜鹊从陶大年的电话本上抄来当天饭局的人,要贺坤打电话找那些人讨公道。贺坤觉得荒谬,不肯。贺三革得知,便说宁可死,也不要喜鹊那般无聊,还要求儿子跟喜鹊分手。喜鹊给饭局上的人一一发了长长的短信,还把贺坤的银行卡号码一并发过去,希望他们援助贺家。这些人虽然退休,也不是好惹的,还以为是骗子发来的短信。一个电话,公安便将喜鹊捉拿归案。几个月后,这群人又在望湖楼聚餐,退休的公安局长问:是谁给骗子付了3万块?陶大年的红颜知己尚小彬说是她付的,她说她还亲自去贺家探望过,情况属实。尚小彬在电话里问喜鹊:人家是你前男友的父亲,你为什么还要帮他们?喜鹊说,尚阿姨,贺家三口都是好人。这句话直接戳中我的泪点!
可怜的烂好人!苦命的烂好人!视脸面胜过生命的烂好人!生活在石器时代的烂好人!
喜鹊也是好人!喜鹊出生的时候,院子里的树上站着一只乌鸦,不停地叫,赶走了,又来。然后,喜鹊妈难产死了。喜鹊8岁的时候,她爸也死了。喜鹊刚处了男朋友,她未来的公公就摔成残废,她想帮他们,花了时间,倒贴了钱,结果还是丢了工作,被男朋友甩了,还被捕入狱。尚小彬站在望江楼的窗前,问陶大年,湖边那些大鸟是什么鸟?陶大年说:是海鸥?尚小彬说:是天鹅!喜鹊不是喜鹊,她才是真正的天鹅!
可是,有人说,讲的是虚荣心强的贺三革、刘袖珍夫妻二人,要脸不要命;他们的儿子贺坤,要脸要虚荣不要爱情。有人说,讲的好人没好报。有人说,讲的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唉,作者的水平很高,一直站在陶大年的立场上行进。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不正是强者的世界吗?贺三革、喜鹊之类的,不管是不是你付款埋单,你永远是个配角。

 


推荐人: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1 条评论 

1无名雅友 于 2018-06-17 22:10:03

大恩不言谢,心中存沟壑。添花人不念,送炭心温暖!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