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的一部中短篇小说集。每一个故事读起来都不一样,挺有意思。篇幅不长,一会儿就能看完。看过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小说里,人物过于程式化,没有人家的丰富、立体。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孕妇和牛》、小说《永远有多远》里面的人物“我”的表妹白大省。小说里专门标注出来说这个读作省,反省的省。
《孕妇和牛》的故事很简单:孕妇赶着怀孕的母牛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写着字的大石碑。那是某个朝代的朝廷为某一位退休的大官立的牌坊。孕妇是个文盲,她从山里嫁到这个富裕的村庄。那个牌坊就在村口。孕妇坐下来歇脚的时候,不敢坐牌坊上的字。凭着本能,她尊敬那些字,希望自己的孩子出生后也能认字,能当大官,能富贵。她早放向放学路过的侄子讨来纸和笔,将十七个大字描下来带回村里,向村里有学问的人请教那些字是什么意思?17个字是: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和硕怡贤亲王神道碑。
然而,读过之后,心里却升起一股浓浓的暖意。

《永远是多远》
故事里,讲了“我”的表妹——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女孩子白大省。用老人们的话来说,白大省“这孩子忠义着呢”。白大省是一个吃亏是福的典范。从小她和我(她表姐),还有姥姥三人住在一起。粗活、重活、脏活、累活,全部都由她来做,比如为姥姥倒屎盆子。
表妹小美来北京学艺术,直接住进来,还占了大床,让白大省睡折叠床。这还不算,最后到白大省工作的宾馆蹭吃蹭喝,还顺手抢走了白大省的男朋友。
白大省的弟弟白大鸣从小跟父亲一起,没吃过苦。结婚成家后夫妻二人就住在父母买的房子里,由父母做饭带孩子。而白大省快四十多岁还没结婚,一直住在胡同里那两间破平房内。有一天,旧城区改造,有消息说,可补偿到一套大房子。白大鸣的媳妇便打起新房子的主意,怂恿白大鸣来讨要平房。白大省知道弟媳妇的用心,因为可怜弟弟,居然答应了。
在工作上、爱情上她也是一再忍让,最后她不顾表姐的劝阻,不顾自己的委屈,竟然跟她的初恋,那个忘恩负义弃她而去追日本女子失败又草草结婚终被抛弃转而求其次要跟她再次和好其实不过是看中她在北京有套房子还能帮他带孩子的离婚男人结了婚。
我提醒他说,别忘了你已经拒绝了他。白大省说,所以我的良心会永远不安。我会问她说永远有多远。电话里的白大省,怔了一怔。接着她说她不知道永远有多远。不过她可能是永远也变不成她一生都想变成的那种人了。原来那也是不容易的,似乎比跟郭宏结婚更难。

 


推荐人: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