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夏天放暑假,我跟着父母一起在红薯地里锄草。假期里,不是锄草,就是放牛,再么就是砍柴,一天也不得闲。我和姐心里都很厌烦。于父母祭出一个高招——给工钱。锄地,或干两天农活,就给一毛钱,两天一结。反正那时候,箭牌口香糖一片7分钱,正好可以用一个鸡蛋换。一个学期的学费是3块多。一毛钱也不算少。应该是第二天,我就拿到1毛钱。上午,下着毛毛细雨,不用锄地,不用放牛,不用砍柴,我便握着1毛钱去8里外的集镇上买连环画。我没有带雨具,还光着脚。雨越下越大,我也不管,只管在泥泞的水田埂上,深一脚,浅一脚,一路往前跑。那天逢集,新华书店开着门,里面没有几个人。我在里面找来找去,最便宜的一本连环画也要1毛1分钱。售货员见我那馋相,就跟我搭话。最后,她同意少一分钱卖给我一本。那本薄薄的连环画是孙悟空借芭蕉扇中间的插曲,他偷走了牛魔王的避水金睛兽。
回想起童年的那段时光,倒也不觉得有多苦,反倒有些怀念。现在还有人收藏着这些书,真有心。

推荐链接 (链接未经审核请谨慎使用)

 


推荐人: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