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本研究中国历史气候变迁或者说是环境变化历史的书,是一位英国人“伊懋可”(Mark Elvin)写出来的。山顶洞人的遗址中,发现了大量大象的骨胳。而河南又简称为豫。中国北起河北,南到云南,都曾经有过野生大象。大量的住处在上图中清晰地绘制出来。它们一步步地从北退缩到南方,中间出了什么问题?到底它们是在什么时候,到达了什么范围?都被这位作者一一考证出来。比如说,据历史记载,南宋时期,广东潮州地区曾经有象群出没。大象如今,只有云南还有野生大象。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读一读,会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观察中国的历史。
本书的书序是由王利华教授撰写。他在文中讲述了作者“伊懋可”对中国的文化特别熟悉。有一次王利华教授与伊懋可谈及南方插秧的农民使用的一种家具——秧马,伊懋可竟然还问,“是王桢画的那种‘秧马’吗?”这玩意恐怕现在的很多小朋友都不知道吧。
作者在第一章列出一张表,将气候的变迁与中国历史朝代的更迭对照起来,似乎还真能证明他的发现:中国进入寒冷期,游牧民族就南下侵占南方农耕人口的土地;中国进入温暖的气候中,南方农耕人口就会向北向西扩张。如春秋、战国时期寒冷;南北朝时气候寒冷;北宋、南宋时期寒冷;明清时寒冷但在升温。这本书在我看来,非常空泛。看不到有什么价值。大象在中国的存在,我早在一位中国作者撰写的关于中国考古的书里看到。那本书里讲得非常详细,比如山顶洞人的生活遗存中,有大量大象的骨植等。而河南省的简称“豫”———就是一个人牵着一头大象。
让我能体会到这个英国人的傲慢与霸道的一点,就是他在第一章画了一张中国地图的模型,就非得要把西藏排除在中国的版图之外!尽管在图下强调这张图没有政治意味,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不愿意将西藏用一个四方块圈起来呢?江苏人民出版社的编辑们为什么不理会这件事呢?只能说,欧美人还没有真正地尊重我们,而且我们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类事件会在潜移默化中起到什么作用。要知道,这种大而无当的书,却能抓住话语权,造成很大的影响,这是我们要反思的。

 

评论: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