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类风格放荡不羁、嬉笑怒骂、很不正经的讲史书非常受欢迎。因为读起来,没有那么沉重和乏味。我记得,看到的第一本是2004年的《水煮三国》,后来就是《千古一相王安石》,再后来就是《明朝那点事儿》。当年还买了十几本《千古一相王安石》送给朋友。没有看过的朋友,可以找来看一看。作者说,王安石他妈不看电视,不打麻将,不织毛衣,一味地相夫教子,是个贤惠的女人。

 

评论:9 条评论 

12无名雅友 于 2018-06-06 11:55:58

在这里可以看到全本,想看的,快点去。http://www.dushiwenxue.net/html/9/9256/index.html

11无名雅友 于 2018-05-12 12:42:18

有一次,开封,就是当时的首都,大相国寺里有人题了一首诗:
终岁荒芜湖浦焦,贫女戴笠落拓条。阿侬去家京洛远,惊心寇盗来攻剽。

大学子苏轼来解释这首诗,是这样的:
终岁 --> 一年 ---> 十二月 ---->,连在一起是“青”
荒芜 ----> 就是 田 里长草了----> 苗
湖浦焦 -----> 就是没水了 -----> 水去 ----> 法
女戴笠 ------> 安
落拓条 ------> 石
阿侬 ---------> 是吴语 -----> 误
去家京洛远 ------------> 国
惊心寇盗来攻剽-------> 扰民

整首诗就是“青苗法安石误国扰民”,苏轼的水平真高啊,不过人们都怀疑是他自己写的。

10无名雅友 于 2018-05-12 12:42:05

司马其实也是有小妾的,这个秘密是从他自己为妻子张氏所作《墓志铭》里讲出来的,里面说张氏“不嫉妒”,能“善待妾媵”。有人还说他的儿子司马康就是小妾所生。不过,我在网上搜索还没有找到那个墓志铭的全文。在那个时代,纳妾也是可以的,却偏偏要借此炒作,表演一场“退妾记”来标榜自己,实在是可恶。

9无名雅友 于 2018-05-12 12:40:58

王安石推行“青苗法”,即向农民提供农业贷款,并发行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据国民党定都重庆时来访的美国副总统介绍,美国在经济困难的时候,罗斯福总统学习的就是王安石的方法。并劝国民党政府学习自救。“青苗法”本来是好事,却遭到了保守派的抵制。才搞了半年,宋神宗顶不住,就宣布废除。司马光之流的人说王安石“言利”,而君子是不“言利”,而要“言义”的。王安石也不辩解,直接辞职回家歇着了。要不是宋神宗三番五次地请他回来工作,估计变法就那么玩完了。
其实,孔子并不是不言利的。孔子是一个很务实的人。恐怕是后来很多人把自己的想法加到孔子名下的缘故吧?有人问孔子,愿不愿做官。孔子说愿意。并且说自己会尽力去争取机会。真做不到的话就算了。再问孔子想不想挣钱,孔子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是真的挣不到就也就算了。
王安石可以多做一些工作,而不是这样一走了之的。

8无名雅友 于 2018-05-12 12:40:24

王安石的死对头就是以司马光、苏轼为首的保守势力。王安石一生品行高洁。作者说历史上跟他有一比的是明朝的张居正,不过张居正到了老年还大吃补药大搞女人。同时我还在看张居正的传记,那本传记的作者却说张居正一生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到底谁说的对呢?
王安石变法的第一年,有个叫吕诲的人上奏折,列举王安石十大罪状。上朝前请司马光过目,征求他的意见。司马光看到十条基本上都是攻击王安石个人品行的,就认为没戏,没有参与。因为他知道王安石的个人操守还是经得起考验的。
司马光跟王安石一样,娶妻一人,未纳妾。他的夫人不能生育,于是就为他纳妾被他拒绝了。这一点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社会还是难能可贵的。不像苏轼那一样妻妾成群的。而欧阳修连自己的外甥女、儿媳妇都不放过。

7无名雅友 于 2018-05-12 12:39:01

登州小云案(书中讲述的一个事例)
司马光与王安石政见对立,凡是王安石办的事,他都一一废除。登州小云案中,小云被王安石判无罪。16年后,司马光上台后,又想起了这件事,竟然又派人去将小云处斩。一个伟人的心胸竟然如此狭隘,真让人心寒啊。他的光辉形象在我心中消除了一大截。
1、 血溅田舍
北宋熙宁元年(公元1068年)夏天的一个夜晚,登州地界某村,长相奇丑、只有几亩薄田的老光棍韦大,醉醺醺的从酒馆回到了自己在田边的茅屋,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当了这么多年的“剩男”,今天终于用几担子粮食当聘礼,从邻村换回来一个13岁的水嫩媳妇,过几天媳妇就能进门了….,韦大想着美事,渐渐的鼾声大作。月黑风高,四野只有蟋蟀的低吟,和夜猫子时而恐怖的啼叫,突然,一个瘦小的黑影出现在了韦大的田舍门前,轻轻的推开了虚掩的柴门,摸索着靠近了熟睡中的韦大,静默片刻,黑影突然拔出了一把柴刀,稍一犹豫,便狠命的向韦大的全身乱砍下去,韦大从梦中惊醒,他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傻了,几乎搞不清楚是梦魇还是现实,他下意识的用手阻挡,突然他手指的钻心剧痛让他痛苦的发出了一声长嚎,黑影倒退几步,转身冲出了田舍,消失在了如漆的黑夜中。
天刚亮,该县主管治安工作的县尉,就赶到韦家勘察现场侦破案情,韦大身中十多刀,但大多是不致命的轻伤,唯一的重伤处是他在挡刀时,手指和刀刃相碰,被砍掉了一个手指,,县尉询问了韦大和周围的邻居,得知韦大因相貌丑陋,极少有人愿意与其来往,他根本谈不上有什么仇家。再勘查现场,从门前的脚印和出刀的力量上,县尉判断凶手是一个年幼的女人,女人?和这个老光棍有瓜葛的女人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韦大的未婚妻,那个13岁的女孩---小云!
县尉让手下人将犯罪嫌疑人小云传讯到了县衙,县尉对这个年纪尚幼楚楚可怜的女孩说,说说吧,昨晚你干了什么,撒谎的话,小心大刑伺候。父母双亡,被叔叔用几担粮食的聘礼就卖给了别人的小云,此时已经万念俱灰,一五一十得将自己的作案经过叙述了一遍。一起杀人未遂案件仅用了几个小时就侦破了,县尉等人不由得弹冠相庆,很快县令就依照宋朝的律例《宋刑统》做了判决,小云弑夫的罪行,属于十恶大罪,是所谓十恶不赦,这是要判死刑的。接下来,便是认罪签字画押,但是,宋代的法律还规定,死刑并不是地方政府就能执行的,要逐级上报,并得到最高司法机构大理寺的批准,绝不草菅人命,这一规定可以说非常的超前,近些年,我们当代的政府才出台了这一法律制度,因此,历史学上有种说法“宋代似今”。按照规定,判决书首先呈送到了地区最高一级的长官,登州知州----许遵的手里。

2、 清官判案
自古以来,中国的老百姓对优秀的官员评价只有一个字:清。所谓的清官并不光指清廉,而且还指这个官员的思维清晰且执行能力强,否则他即使清廉的人,也不过是个庸官。而许遵这个人,应当就是老百姓说的清官。他是个从中央司法机构大理寺派到地方挂职锻炼的官员,这样的人一般到地方镀镀金,即使不做什么政绩,只要四平八稳的度过短暂的挂职期,回到中央就会得到升迁,许遵不是那样的庸官,他没有按照程序把案宗往上级一交了事,他看到了这个案子,在同情小云不幸的遭遇的同时,以他多年办案的经验和司法干部专业的思维认为,小云罪不该死。他在向大理寺报告案件的同时,对这起案件作出了改判。
许遵认为,小云在母亲守丧期未满的情况下,被叔叔嫁到了韦家,按照法律规定,守丧期内的婚约不仅无效,而且违法,不仅当事人而且媒人都要被判处3年徒刑。但这样同时也说明了,小云的身份并不是韦大的媳妇,她对于韦大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样就不存在杀夫这样不赦的死罪。
案宗呈到了审刑院和大理寺,而这两个高等司法机构,却又在法律中找出了,“杀人以伤者绞”这样的条文,说小云即使不是韦大的媳妇是个普通人,但是这样的谋杀未遂但伤人的罪一样是死罪,要判小云绞刑。
小云不知前世修得什么因果,与她素昧平生的官员许遵已经铁了心为她作法律援助,作她的律师,为她把这个官司打到底。许遵在翻找法律条文的时候,发现了就在阿云案件发生不久,朝廷就以皇帝敕书的形势下发过一个法律补充条文“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